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南疆古墓
    在一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空间中,一火折如萤火之光凭空而现,火光时明时暗,时绿时黄,一张刚毅的人脸被昏暗的火光照的若隐若现,如同漂浮在夜空中的人头,甚是恐怖。

    火光漂浮荡漾,空间里,风声凄戾,如百鬼夜行。

    深邃幽长的墓道暗影戚戚,手拿着火折的是一位身穿飞鱼服,腰佩绣春刀的青年,他身高八尺有余,形如一把未出鞘的宝剑,锋芒尽掩,不露分毫,看似不善言语,眼眸转动间,杀意盎然,如一樽杀神,怕是手上沾染的性命不下成千,方能凝气成煞,挥散自如。

    他的眼睛如同一双狼眼,透过沉沉黑幕,一眼便望到尽头那一扇如天地般宏伟的巨门上,他踏步前去,脚步轻点于地,霎那间如同一阵飘渺虚无的轻风,转眼即逝间便已经来到巨门前。

    可是,就在这时,门前两道幽绿色的鬼火“唆”的一声便燃烧了起来,把整个墓道照耀着绿影憧憧,如阎罗鬼殿,阴森直透人心。

    秦川置若罔闻,眯着眼睛开始打量眼前的巨门,右手已经放在腰间的绣春刀之上,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他便可以身随心动,以雷霆万势,迅速的反击,这是他作为锦衣卫多年养成的习惯。

    眼前这座十几米高的的大门如同一道沟壑挡在秦川的身前,这门上雕刻着一位擎天而立的怪物,这怪物有六只手臂,三个头颅,六只脚,铜头铁额,双目瞪圆仰视苍天,背后有无数条血柱,直冲天际,在空中衍化成雾,天际竟然被染成千里血红,宛如血淹大地,魔神降临。

    这活灵活现的图腾如要冲出石壁,所向睥睨的气势绞杀四方,它脚踩着龟裂的大地上,头顶着苍天血海,秦川似乎可以听到妖魔的喘气声,声如惊雷,响彻天地,它口吞流光溢彩,笼罩千里,神魔**,众鬼,竟然惊而夜哭。

    “这是何方妖魔鬼怪,竟有如此惊天动地的气息。”

    秦川站在大门前,如同世间尘埃般渺,这二十几米高的洪荒大门,就如同一座泰山之岳,压着他喘不过气,连同体内的血液流动速度都慢了几分。

    虽然震撼于眼前的景象,但是秦川还没有忘记此行的目的,他吹灭泛着幽光的火折,放入怀中,随后拿出一颗怪异的黑色石头,恰巧在巨门边上刚好有一个凹槽,他沉思片刻后,便毅然决然的把黑色石头置入凹槽中,身体退后几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巨门,腰间的绣春刀已经被他拔了出来,一丝冷光一闪而过,光滑流转,如若惊鸿一瞥。

    “嘎吱”

    一声轻响落入秦川耳朵,他眼神一凝,没由来的感觉到一阵心悸,就算是当初他孤身潜入十万士兵把守的突厥大营执行刺杀敌方将领的任务时也没有这种感觉。

    大门被微微移动开,无数的灰尘随之被抖落下来,在空旷的墓道中,顿时尘土飞扬,门缝中一道细光迸射而来,周围的阴气咆哮骤起,犹如妖魔鬼怪复苏,天地惨淡一片。

    “轰隆隆”

    大门剧烈的开始震荡,发出惊天声响,似从冥冥之中传来洪荒神力在推动着历史的齿轮,一头沉睡万年之久的神灵正在睁开眼眸,意识在苏醒,门上的怪物随着大门的推动,身体一分为二,此刻观之,犹如一刀劈开它擎天身躯,两半的身体中央,璀璨神光,照耀整个墓道。

    秦川被这股强大的气流直接掀翻开来,一头撞在墓道的墙壁上,浑身上下疼痛难耐,犹如被千军万马碾压过,一个照面便千疮百孔。

    他不敢正面对着大门,这股气流并未散尽,大有愈演愈烈之势,他寻得一空隙,一个驴打滚便躲到一旁雕栏玉砌的石柱后。

    用手擦过嘴边被震出的一缕鲜血,余光望向大门的方向,他什么都看不到,只看到一片白色的光亮而已,门前的两尊奇怪的雕像却还安然无事耸立其上。

    他是明朝永乐年间北镇抚司的一名锦衣卫,乃是官职从四品的镇抚使,当初靖难之役时,便跟随朱棣身边,成为其形影不离的贴身护卫,这次奉命远赴千里之外的南疆正是为了调查百年前西南王的宝藏而来的。

    纵身寻查千里有余,终于南疆深山老林中发现其踪迹,孤身前来。

    大概时间过去一刻钟,墓道内恢复了平静,大门前的刺眼的白光和能量洪流也如潮水般褪去。秦川这时才放心的从石柱后走了出来,眼光所过之处,门内是一片空荡荡的大殿,月光从大殿内的一个洞口折射进来,刚好落在了大殿正中央的雕像上。

    而这雕像赫然便是大门上刻画的那个妖魔的样貌,就连神态和气息都一般无二,栩栩如生。

    唯一不同的是,这大殿里的雕像,六只手中各拿着一把武器,虎口大刀,幽黑神斧,八尺长矛,擎天剑,奔雷枪,困天神锁,看上去更加的威风凛凛,它的身上还披着一副残缺不堪的披风,披风上还沾染了大片的鲜血,看上去触目惊心,仿似刚沾染上去般,让人胆战心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