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肃杀之夜
    磅礴大雨夜,雷声轰鸣更是连绵不断,天地被蓝色的幽光映衬的光怪陆离。

    漆黑的巷,一道黑影趁着雨夜,如猴般矫健的翻上一座围墙,在围墙的另一边,有三道人影,正拉拢着脑袋,靠在墙壁上,浑身不知,在他们的头顶之上已然出现一道身影。

    这道身影后背用一条麻绳绑着一把幽黑的断刀,同时右手也握紧着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刀,双目闪过一丝如狼似虎般让人心寒的杀意,浑身已经湿透都置若罔闻,特别是如今还是三月,空气中带着丝丝凉凉冬日里未曾散尽的寒气,都没能让他皱眉,他就像是一位行走在黑暗中的死神。

    “这什么破天气,下个没完没了了,真是心烦意燥。”

    “谁不是?我看最悲剧的莫过于我们哥仨,赵老四那几人可潇洒的很,不用站岗,都去胡吃海塞,唯独我们,唉,劳苦的命啊。”

    “你们两也别得了便宜又卖乖,赵老四他们也别提有多羡慕我们,单是这一晚上,就相当于我们半年的工钱了,还不知足?”

    “嘿嘿,那倒也是,不过那新娘,啧啧啧,可娇人的很啊,看我的心里都痒痒。”

    “你改改你的臭毛病吧,祸从口出,也不看看那是谁的女人?心隔墙有耳,你忘记去年发生的事情了吗?”

    这话之人闻言打了一个冷颤,面容一变,似乎想到什么可怕的事情,顿时闭口不言。

    在去年,杨府中也是一名护院守士和杨浩的其中一位妾发生了苟且之事,还私定终身,正当两人收拾好东西正准备私奔的时候,杨浩带着十来个护卫直接窜门进来,当众便把护卫那啥给剁成肉泥,惨叫声几乎响彻了整个杨府,很多人都听见了,那声音简直是惨无人道,可是杨浩还是觉的不解气,硬生生的折磨了那位护士十天半个月,什么阴狠的招式都用过,还抽皮扒筋,无所不用其极,手段之残忍让人望尘莫及。

    而杨浩那名妾下场更是凄惨,直接被杨浩卖进青楼,每天陪十来位客人,最终也难逃一劫。

    这件事情,传的沸沸扬扬,更是传遍了整个杨家村。

    正当三人在回忆这件事情的时候。

    墙壁上的人影顿时一落而下,三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只听见一声:“月华斩。”

    空间中一道半月的亮光一闪而过,发出一丝龙吟之声,稍纵即逝间三道血线凭空而现,反应不及三名护卫惊骇的捂着脖,鲜血从他们的脖中狂涌而出,没过一会,已经气绝身亡。

    秦川的《杀人八刀》已经练的如火纯青,深入骨髓当中,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每招每式都蕴含着此刀法,可以,这已经是一种本能的反应。

    他也没去处理这三俱尸体,而是急冲冲的换上其中一名护卫的衣服,朝着前方灯火阑珊处行走而去。

    杨府占地极广,大概有十多亩的样,到处都是楼亭阁宇,秦川根本就不知道素素在哪个房间,他现在正像一只无头苍蝇正在挨个房间寻找,就在此时,耳边传来一阵脚步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