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夜遇怪蛇
    漳州,水患过后,民宅被毁,良田被淹,满眼尽是废墟,偶有几处还能看到斜横在堤岸上的被水泡得皮肤发白、面目全非的尸体。

    空气中还弥漫着尸体腐烂的恶臭,令人作呕,马车中人无不用雄黄酒浸泡过的纱巾掩住鼻息,尽管如此,还是有人经不住扶着车的窗沿向外面呕吐。

    马车突然停了下来,由于惯性,人身往前倾,毫无准备的人险些摔个狗吃屎,有马车中传来怒喝:“发生了什么事!要停车能不能提前知会一声!”

    “官道被淹,直道过窄无法通行马车!还请诸位太医大人们下车步行!”

    一个年老些的太医怨怒:“步行?这还没到漳州呢,等步行到那,累都得累死,哪还有力气给人看病!”

    车夫有些为难,一个年轻的女声传来,语气严厉,带着训诫:“诸位是来救灾的!还是来旅行的?大水淹路无法通行,你们何必为难车夫!有本事你们自己驾车!”

    有太医不乐意:“他们是下人!路不通,他们就得想办法!”

    “出身门阀又怎么了?你们不过是运气好投胎在贵族门阀而已,若没有百姓的拥戴和幸苦劳作,你们这些门阀中人能活得下去嘛!”女语气满含讽刺。

    女医们已经下车,个个身上背着大包袱,里面装药材和干粮。

    “罢了,下车!步行就步行吧!一路上正好可以了解疫情,早点制订诊治方案,也不至于再落后于人!免得到时候皇上以为我们太医院没人了,连一帮女流之辈都比不过!”话的人正是之前在皇帝病榻前与晴雪争执最厉害的那个太医,太医院刘副院判。

    “是!”太医们也接连着下车,一脸傲气,不看女医一眼。

    晴雪唇角微微勾起,视线在从马车上首先下来的刘副院判身上流连了半刻,倒是个腰杆挺直的老顽固,张得也是一副仁相。看来要想这群老匹夫听从调遣,得和这位刘副院判搞好关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