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醋意横生
    下午,从京城赶来接替苏瑜的职务的工部尚书到来,晴雪饿得前胸贴后背,压根没心思去打探,在帐篷里用腰带将肚勒得死紧。

    素素嫌弃道:“姑娘,都怪你!”

    “这怎么能怪我?地方是你找到的,我哪知道那水是军营用来做饭的啊!”

    “可是,是你让我去找的呀!”

    这主仆二人推来推去,终于,饿得没有力气再推卸责任了。

    直到傍晚,一缕缕烤肉的香味飘到了晴雪的帐篷里,被饿魔折磨的她终于忍不住了,追随着肉香寻去。

    营地后方的一片树林里有些阴暗,夹杂着肉香的微风阵阵吹来,树林中有一堆明晃晃的篝火,火堆上架着一只烤得流油的肥山鸡,外皮金黄,看着就让人口水直流。

    饿了一天的晴雪在火堆旁边徘徊,不知咽了多少回口水,询问:“有没有人?能不能分我一点吃的?”

    没有人回应。

    晴雪伸出手朝着那香味最浓郁的地方跃跃欲试,还没碰到吃的就被火烧到,缩回了手。该死的,都怪她眼睛看不见,要不然怎么会不知道这火还这么大?

    晴雪郁闷地蹲在火堆旁边揉了揉被火烧到的伤口,火辣辣地疼。

    终于有人抱着一堆柴火来,熊熊火光照耀下,露出苏瑜冷俊峰容颜。他放下柴火,然后翻转了一下火堆上的山鸡,这才低眸瞧蹲在旁边对着手背呵气的女人,见疼得扭曲的面容,不知怎的,心中忽动了一下,不由自主地蹲在她身边,拉过她的手来查看。她的手背已经红了一片,他的心又忽的动了一下,竟有些心疼。

    “你是谁?”没有与他靠得太近,她闻不出他的气味。

    苏瑜一言不发,放下她的手,到周围转了一圈回来,手上多了几根草药,他放到口中嚼碎了,敷在她的手背上。晴雪闻了闻,是治疗烧伤和烫伤的良药,就叫火烧药,新鲜的时候是红色的茎,菱形的叶呈对称状,长得不高,结出的果毛茸茸的,有些像苍耳。

    像是遇到知音一般,晴雪似乎忘了疼痛,惊讶地问:“原来你也懂草药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