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侧妃受训
    睿王府门前,一辆简朴的马车停留。

    晴雪掀开车帘,正好看到睿王府大门上方的几个赤金大字,想起那日在这里遭到的侮辱,还有那天晚上的绝命刺杀,她只觉得尤为讽刺。

    罢了罢了,苏君华,睿王,到底是一个她未曾见过真容的男,这世道到底还是重权贵的,她一个没有家,没有坚实家底,四处流浪之人到底还是高攀不起这些皇族贵賈。

    脑海里突然浮现起那时在皇宫里,他握住她的手,声音温柔:“晴雪,我会给你一个家。”皇帝许他二人婚事,羡煞了不少名门千金,只是没有想到,几番辗转,她不过是落了悬崖,他转身又娶了别的女人,心微微地疼。

    帘突然被人大力扯下,马车外马蹄声碎,传来熟悉的,冷然的声音:“既然还怀念这里,那就不要走了!不过一个女人,本王有的是办法让她马上消失!”

    晴雪没有再掀开帘,似乎下定了决心,朗声道:“车夫,走吧!”

    睿王府中,因苏君华今日回来,郑欣桐高兴地指挥着下人们忙里忙外。

    屋里有打扫卫生的、摆放装饰品的、摆放新鲜水果和糕点的,庭院中,有打扫积雪的、摆放新进的盆景的、修剪花梅花枝的……

    门外有一看门的家丁从侧门进院里,在郑欣桐耳边耳语了一番。

    “什么?那个贱人还没有死?”

    郑欣桐惊得手中的暖炉都掉到了地上,里面的炭火洒出来,险些烫到她的脚,她急忙往后退了几步,却被正在打扫的婢女手中的扫帚绊了一下,险些摔倒,好在那来报信的家丁及时扶住了她,待她站稳了,才恭敬地退开。

    “王妃饶命!奴才不是故意的!”那持扫帚的婢女连忙跪地磕头。

    郑欣桐踢了她一脚:“大胆奴才!你没长眼睛吗!”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拖下去!杖责五十!”

    郑欣桐欲再踢她一脚,却被那报信的家丁拉住了胳膊:“娘娘息怒,王爷今天就要回来了,现在最要紧的是怎么处置那个女人,责罚这个奴才,以后有的是时间。”

    有另外的家丁来拉那名打扫的婢女下去责罚,郑欣桐微微平息了怒气:“那你该怎么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