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0章 新官上任,重翻旧案
    推开大门,粉尘飘落下来,沾染了他一身,银面而来的是细细的蜘蛛,一向爱干净的他竟没有嫌脏。

    院里仿佛还有她的气息,她种下的草药长得茂盛,有些还开了花,但其间夹着许多杂草,她设置来阻止他进府的竹木机关仍在,只是被雨淋多了,竹板上已经起了青苔,有些地方已经开始腐坏。

    可是,屋的主人已经不在,或许再也不会回来。

    从曜京一路走来,苏瑜目睹到了凉州的状况。凉州如它的名字一般,荒凉,寂寞。土地虽然广阔,但大多是草地和荒漠,降雨很少,不宜耕种,整个凉州的人口主要集中在凉都。过去,凉都百姓都是靠服务西域商队所得报酬来维持生计,如今增加商业税的政策一下,来往西域的商队更少了,从事服务的百姓也无生意可做,许多客栈酒楼纷纷倒闭,这座荒凉的城更荒凉来了。

    苏瑜的和杨冲的马匹停在凉都外十几丈远处,从敞开的城门往内看。城墙厚重,城内能看见的铺的颜色很是沉重,过往的行人大都扛着农具,面露疲态。

    凉都虽不如曜京繁华,但它曾是西域商人到中原经商的中转城市,建筑倒也不算太过破败,苏瑜少年时镇守边境曾途经凉都,那时候凉都还是一个热闹的商业城,在这里可以低价购买到许多在京城高价才能买到的西域商品,而今的凉都没有过去那般热闹了,整座城的气氛是死气沉沉的。

    六月的天气,日光炽烈,炙烤着黄土地,险些就要冒出热气来,人马走过的地方定能腾起沙尘来。

    鲜少有商队和外地人经过,守城的士兵就着城墙投下的阴凉打起了瞌睡,头盔歪斜,兵器丢弃一旁,然而城门上方的士兵却与下面的天壤之别,他们被晒得肤色黑红,犹如烟熏过数日的腊肉一般,他们似乎不怕热,手拿兵器屹立不动,那双眼睛在太阳底下似乎闪着幽光,四处扫视,显然,他们早已注意到了苏瑜和杨冲。

    待苏瑜和杨冲靠近了,城门上方一个穿着棋牌官铠甲的士兵扯着嘹亮的嗓音喊道:“来者何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