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欲迎还拒男色倾城
    苏瑜在包间里等了许久,不见那所谓的班主,但他也不着急,坐下来慢慢品着桌上琉璃茶盏盛放的紫红色液体,饮一口,满嘴香甜。

    “这是西域的葡萄酿,公觉得如何?”

    伴随着这一声清润的女声,方才那领舞的女打开包间的们朝内走来,她未曾换下舞衣,也未曾揭开面纱,只是在肩上披了一件火红的狐绒披肩,将原本裸露的皓臂和若隐若现的香肩遮掩住了。

    她自然地坐在苏瑜的对面,端起苏瑜未饮完的葡萄酿轻啄了一口,放下,动作端庄优雅,丝毫没有方才在舞台上那般放肆狐媚的气息。

    苏瑜:“郑侧妃,别来无恙!”

    “凌王还是如从前一般,洞察一切,一眼便将我看穿。”她缓缓摘下面纱,露出的容颜陌生却绝美非凡,“这般,殿下可还认为我是郑欣桐?”

    “是,亦不是。”苏瑜凝视着她带着轻佻与不羁的双目,微勾唇角,“你此番来曜天,目的是什么?”

    郑欣桐忽然向苏瑜跪下了,双手呈上一只装密信专用的竹筒:“这是家父给殿下的密信,感念殿下当初救命之恩。”

    “看来,你父亲已经告诉你了。”苏瑜伸手拿过信筒,打开,一览密信内容,随后在桌上的琉璃油灯上点燃,烧为灰烬。他看了郑欣桐一眼,虚扶着她起来,“平身吧!你父亲既舍得派你前来,足见他的衷心诚意。不过,你要清楚,本王身边不留无用之人。”

    “殿下放心,欣桐定不让殿下失望!”盈盈一拜,满目衷心。

    而杨冲这边却……

    美人在怀,欲迎还拒,花酒一杯接着一杯下肚,杨冲已经满脸通红,被那舞姬灌得晕乎乎,好的套她的话,结果反过来被人牵着鼻走。

    “公是什么人?”

    “衙……衙门捕头!”

    “公为什么接近我?”舞姬倚在杨冲怀里,左手芊芊玉指捏着巧的银杯送至杨冲嘴边,让他闻到酒香,却不给他喝,右手环着他的脖颈,**着半掩半露的前胸,继续诱惑着他:“公,你就嘛!出来了,酒和我都是你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