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不解风情
    王福收了银,跑进店里,不一会儿便打包了一分羊肉面,一分新鲜的熟羊肉,不过这打包的器皿却是质量比较沉重的砂盅。

    夏兰愣眼了:“你那这个打包也太重了,你叫我怎么携带?”

    “用砂锅或者盅来装才能更好的保证羊肉的味道不变质,同时还能起到保温的作用!刺史府的路我熟,不如我帮你送!”王福认真地着,心里却在盘算着:定要看看她那位朋友是何人!

    “你店里生意这么好,你走了,店怎么办?”

    “没事,店里还有伙计。”王福着,已提着东西往刺史府的方向走去。

    夏兰一阵郁闷,也跟随在后。

    刺史府。

    聂倾城不惧寒冷,踩着地上的薄霜,衣衫单薄地站在后院中,抬首仰望满树枯黄的银杏叶,一阵萧飒的秋风吹过,银杏叶被残风刮卷着掉落,如一只只失去生机的蝴蝶,没有力气改变飞行的方向。

    她伸手接一片黄叶,满目凄然。

    昨夜,他又没有来看她,一定又去见了西域剧团的班主。

    夏兰来时,正巧见了这一幕,无奈地摇了摇头,上前劝道:“过多少次了,怀孕不可忧心,不然对孩和母亲都不好!您怎么就是不听呢?”

    聂倾城着急地捂住腹,神色慌张:“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孩……孩不会有事吧?”

    “天这么冷,你怎的穿这么少?难道这刺史府还供不起你的衣食不成?”夏兰扶着她的肩膀,将她带回屋中,找了披风给她披上,然后又给她把脉。

    她的手腕冰凉,她微微凝眉,印象中,她的手无时无刻都是冰凉的,把完脉之后,她的神色又极其怪异。

    聂倾城见她表情怪异,更是着急:“怎么样?孩着不着紧?”

    夏兰被她的话拉回神思,忽然想起苏瑜的警告,以及爹爹在她来刺史府为夫人诊脉的第一天就过的话:“你是医者,此番去刺史府为夫人诊脉,只管确保夫人和胎儿安全无事便好,即使有其他的疑问,万不可深究多问,也不可将夫人有孕之事泄露出去,否则可会引来杀身之祸!”

    “没……没事!孩很好,您以后切莫再忧心,一定要保持好的心情,若有心事便出来,不可憋在心里,这样也对胎儿不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