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失望,狠绝
    心情五味杂陈,既欣喜,又担忧,欣喜的是他终于找到了她,忧的是她既然每次都为他弹琴,为何却对他置之不理?

    他伸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她的眼光未曾波动,仍旧呆滞的弹奏着。

    他的心情微窒,她似乎又回到了从前,甚至,病情比从前更加严重了。

    他的手微微**,一不心碰到了她的睫毛。

    她猛地闭眼,琴音截断,她惊呼一声:“公!”

    君华被她的反应吓到了:“对……对不起!”

    然而,她仿佛未听到他的声音,仍然如同受惊的鹿一般,让他看着莫名地心疼。

    他正准备扶起她,可手还未碰到她分毫,雅间的门“轰”的一声巨响,被人撞开。

    阿依兰带着一帮打手模样的人气势冲冲地闯进来,老板娘被其中两个打手制住。

    阿依兰直接朝白衣女冲来:“你个贱人!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竟然也敢勾引!”着,手掌一扬,朝女的脸颊打来。

    君华眼疾手快,迅速扼住了她的手腕,厉声道:“够了!回去!你这样与泼妇骂街有什么两样?注意你的身份!”

    阿依兰哈哈笑了两声,“我的身份?那你又何曾注意你的身份?天天来这肮脏的地方找这个贱人!”

    阿依兰意欲用另一只手去打白衣女,苏君华亦制住她,将她整个人往后一推,然后转身将白衣女护在身后。

    她踉跄几步,摔倒在地,双手紧捂着腹,面色痛苦地看着苏君华,琉璃色的眼睛里水花在打转:“你……你为了这个贱人,竟然……竟然推我?”

    她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般虚弱过,为何他轻轻一推,她竟毫无反抗之力?她从前不是这样的。腹在镇痛让她疑惑,害怕。

    那夜……

    她穿着那个女人的衣服,梳那个女人常梳的发髻,趁他喝得大醉,与他共度了一夜良宵。

    她本以为,他会对她的态度好转,却没想到,他对她越来越绝情冷淡,甚至不允许她再踏进他的院半步,厌恶她出现在他的面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