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6章 不舍别离
    “倾城!倾城!你怎么了?”

    耳边回荡着熟悉的呼唤,聂倾城再睁开眼时方看得清楚了些,见是苏瑜,喜出望外:“你不是应该明天才回来吗?怎么现在就到了?”

    聂倾城发现自己正躺在苏瑜怀中,而苏瑜正抱着她往寝屋赶,不由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快放我下来,我只是蹲得太久,起得急了才一时晕厥,不碍事的。”

    苏瑜将其抱进屋里,轻放在靠桌的躺椅上,然后顺势坐在她的身边,从怀中掏出一方洁白的丝绢为她擦拭,“好好的蹲在树下干什么?看你弄得一身泥土。”

    “去年在这儿住的时候,我在这树下埋了一坛桃花酿,如今正是喝桃花酿的最佳时候,我打算将它挖出来,明日给你和杨冲品尝。只可惜……我找了一下午都没有找到,之前做的标记找不到了。”

    “这些事,该让我和杨冲来干,你挺着个大肚不方便,还是好好休息为上。”

    倾城留意外面,只见夏兰还站在院中往山下看,时不时跺脚,又气又急。

    “杨冲怎么没有来?看夏兰着急的。”

    苏瑜叹了口气,“京里来人了,我让他先安置好再来。”

    “这样啊,夏兰该生你气了。”

    夏兰等了许久,直到天完全黑了也没看见山下有人来,放弃了。苏瑜到来,她不得不进厨房又做了两道菜,添了一副碗筷。

    杨冲那不停蹄赶夜路,终于在第二天早上约莫五更天的时候到达山谷,杨冲的马刚到山下,她似有感应一般立即醒了,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起身披衣,开门出去。

    刚出门,她就听到了外面似有细微的脚步声,顿时警惕起来,拿起了厨房旁边的烧火棍,轻手轻脚地往院门口走去。

    院的门是篱笆做的,天微微亮,一眼看去,只见篱笆外有一抹黑色的身影来回走动。

    她慢慢朝那身影走去,脚步放轻,手中的烧火棍高高举起。

    “好你个毛贼,你在这儿鬼鬼祟祟做什么?”夏兰大喝一声,手中的烧火棍朝那黑影打去。

    那黑影身手敏捷,迅速握住烧火棍,哭笑不得道:“夏兰,是我。”

    夏兰听到熟悉的声音,先是一愣,随即手就软了,烧火棍从手中脱离出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