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8章 北疆内乱
    “阿廖王,你们要干什么!”被抓的侍者大喊大叫。

    “听大汗病了,本王带了神医来过来看看!”

    他是这牙帐中出来的第一人,他没有,他怎么知道大汗病了?还来得这么凑巧?

    除非,大汗的病与阿廖王有关!

    “你们放开我!放开!”

    他挣扎着,却被阿廖王的人押得更紧了,他瞟了阿廖王身边的中年男人,一身黑色的斗篷,黝黑的脸深藏在斗篷里,浑身散发阴郁的气息,一看就不像好人。

    他正想什么,嘴巴便被阿廖王的下属捂住了。

    阿廖王脸上扬起得意的笑容,而看守牙帐的护卫们都无动于衷,侍者终于明白了,原来大汗身边的人早已被阿廖王收买!

    侍者恶狠狠地瞪着阿廖王,阿廖王回以得意一笑:“瞪什么瞪!押下去!”

    牙帐的守卫主动为阿廖王掀开牙帐的门帘,迎阿廖王进去。

    阿廖王走了进去,看了一眼欲死欲活的拓跋运,呵呵一笑:“老兄,感觉怎么样?”

    拓跋运怒瞪着他,双手使劲撑地,却还是撑不起来。

    阿廖王拍了拍拓跋运的胸脯,顺势坐在他的床边,安抚道:“老兄别急,我带了人来给你治病。不过……有个条件,不知老兄可否答应?”

    拓跋运又挣扎起来,喉咙不断地鼓起,却是发不出声音来,就像中风瘫痪的人一样。

    “哎呀,老兄,我都忘了,你不能话。”

    阿廖王召来那一身黑色斗篷的所谓的神医,那黑衣男人取出一粒丹丸,融于水中,灌进拓跋运口中。

    拓跋运咳嗽了几声,舌头能动了,但身上还是不能动弹。

    阿廖王道:“老兄,你只有乖乖告诉我狼牙令在哪,你这病我才能给你治下去,不然……后果你是知道的!”

    “你……我身上的病都是你做的!枉我……枉我如此信任你,在你落魄之时接纳你们父女,你竟然恩将仇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