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9章 巧避搜查
    北疆的夜空明朗,没有一朵云,月色苍凉。

    曜天通往北疆的路上,途经一片沙化的草原,一匹黑马以雷霆万钧之速飞奔,马蹄溅起阵阵尘沙。

    骑马的男身坚毅,白衣随风飞扬,在月光下反射着比月光更为耀眼的光华。

    “驾!”

    声音响彻整个宽阔的沙漠草原,没有余音。

    前方有一泓清池在月色下泛着粼粼波光,空气中带着温润的水汽。他突然勒马停在池边,任马儿喝水。

    苏君华蹲在池边洗手,闻到水中有血腥味,心中生疑,突然听到右手边发出细微的声音:“救我……”

    他本能地转头去看,只见一人黑黑不溜秋的东西躺在水池边,正在慢慢地朝他爬来,是一个受了重伤的北疆男人。

    苏君华本不想多管闲事,看了一眼他的马,马儿已经喝饱了水,朝他走来。他准备上马,一只脚已经跨上马凳,欲抬起另一只脚时,那只脚被受伤的男人抱住了。

    君华厌烦地抽出脚,那人却紧抱着不放,缓缓抬起头来:“救……救我父汗!”

    听到那人的口中的“父汗”,苏君华多看了那受伤的男一眼,这一看,才发现竟然遇到了熟人——拓拔迪。

    君华立即跳下马去,扶起他,问:“你怎么了?为何会受如此重的伤在这里?”

    “阿……阿廖王……”

    他气息奄奄,话也不清楚,断断续续。

    拓拔迪身为北疆王,竟然被追杀至此,北疆内部定发生了动乱,留着拓拔迪或许还有些用处。

    他点了拓拔迪身上各大穴位为其止血,再从怀中掏出一瓷瓶,倒出一粒药丸给他服下,然后将其送至马上,骑马往王都而去。

    次日天明,君华还未至王都,便已听到王都内哄然的叫喊声以及号角声,君华急忙勒马停下。

    拓拔迪服用了君华的丹药,身体恢复了许多,亦听到这声音,开口话:“这是大军出征的声音!”

    君华看着王都的方向,讽刺道:“不知该拓跋运重情重义,宁可冒着覆灭你北疆的风险也要帮阿廖王复国,还是他傻,竟然将军权让给一个外人!”

    “阿廖王那个混蛋一定拿到了我父汗的狼牙令!父汗他…只怕已经凶多吉少……我要去救他!”拓拔迪挣扎着,身上的伤口崩裂,又有鲜血流出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