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彻骨失望
    苏瑜奉命回京陪妻儿,没有苏尧的诏令无需上朝,但他在府中也不得清闲,每日大部分的时间都在书房,还时常托人送书信。

    他能回来,许玉莲虽然开心,但她明白,即便是留住了他的人,也留不住他的心。

    这天,她端来补品,刚进苏瑜的院,便看到他正在放白鸽。她知道,那是信鸽,他又给那人送信了。

    她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端着补品进去,道一声:“父皇让殿下回京好生休息两月,殿下却还是忙于公事,久坐不利于血脉通行,妾身亲手做了道药膳,殿下尝尝?”

    “好。”苏瑜接下托盘,对许玉莲道,“你身刚恢复,这些就交由下人去做吧。”

    “是。”这关心有几分真几分假,她了然于心。

    苏瑜转身欲回书房,她急忙道:“殿下,奕儿这几日吵闹得厉害,许是想念您了,您忙完公事,可否去妾身那抱抱他?”

    “晚膳时,让奶娘将他抱来便是。”

    苏瑜的回答,冷彻了她的心。眼泪忍在眼眶里,她落荒而逃。

    苏瑜回到房中,将托盘放得离案桌很远,无意间瞥到那碗益母草瘦肉羹,思绪万千。

    他坐下来尝了一口便放下。

    终究不是同一人做的,即使再像,味道也不同。

    晚膳时分,苏瑜难得与许玉莲同桌用膳,奶娘也抱了苏奕来,许玉莲本以为苏瑜会好好抱抱苏奕,但苏瑜却当着她的面对苏奕了一句话:

    “男汉大丈夫,整天哭哭啼啼成什么样?既做了我苏瑜的儿,就不能哭!”

    苏奕不过是一个刚满月不久的孩,却顿时止了哭声。

    许玉莲看着他们父,只觉讽刺。她知道苏瑜自娘亲离世,父皇不爱,自她跟在苏瑜身边起,的确没有看见过他落泪,无论是什么时候。

    难道,在他的心里,他想让他的儿走他的老路吗?

    这是一个怎样狠心的父亲!

    “奕儿哭了许久,想来是累了,奶娘,将他抱去睡吧!”她不想自己的孩儿再受他摧残。

    苏瑜也没有什么,把孩交给奶娘,埋头吃饭。

    饭到中途,宫中来人了,是一个眼生的太监,手里捧着明黄色的圣旨。

    一家接跪地接旨。

    公公尖声尖气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着凌王苏瑜,领兵睦州兵八万,前往北部边境抗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