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4章 战事吃紧
    凉州。

    又是一年秋,山谷里到处金黄一片,金色的稻田间人头展动,村民们正在收割庄稼。

    门前的桃树上挂满了丰硕的果实,果皮白里透红,如婴儿的脸颊一般柔嫩,倾城带着身,桃不能吃多,夏兰也吃不了多少,所性将成熟的果都摘下来。

    杨冲来的时候,夏兰正踩着梯爬上了树,正不亦乐乎地摘桃,倾城大腹便便,却还是要在树下帮忙捡桃,将桃装进竹筐里。

    所谓站得更高,看得更远,这果成熟以后,叶不似从前那般茂盛了,夏兰透过稀疏的叶缝,看大了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院门口。

    “杨冲!”

    夏兰惊呼,一高兴,习惯性地蹦跳,却忘了自己身在树上,一不心踩空了脚,骨碌碌从树上掉下来,好在衣衫挂在了树枝上,没有完全掉下来,还挂在半空中。

    杨冲听到惊呼声,急忙弃马于不顾,冲过来,一个轻功跃上半空,将夏兰环抱下来,当然,夏兰的衣衫也随之“哗啦”一声撕裂。

    脚踏实地了,夏兰一脸窘态,推开杨冲,跑屋里换衣服去了。

    这半年来,倾城看着夏杨夫妇蜜里调油般的恩爱,羡慕之后,却是无尽的遗憾。

    她和苏瑜在一起的时候,没有好好珍惜,如今他走了,却思念不及。

    杨冲呈上一封书信:“夫人,这是殿下给您的书信。”

    倾城看了杨冲手中的信许久,却没有接,眼神落寞。

    “夫人怎么了?”以往夫人每次收到殿下的书信都会非常开心,而今日却……难道她已经发现了吗?

    “杨冲,你就别骗我了,这不是他写的,是你。”她虽急不得苏瑜的笔迹,但前些日在夏兰的房中发现杨冲写给夏兰的情书,那笔锋和文风都与她这半年来收到的书信一般无二。

    “原来您早就知道了。”想到他前面替殿下写给夫人的那些书信都是他绞尽脑汁编的,杨冲面上有些挂不住,不敢看倾城的眼睛。

    “罢了,这书信你以后也不必写了。”倾城转身,看向远处的山峦,沉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