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7章 此战名扬,积劳成疾
    敌军看着那些并未完全燃烧的团状物持疑惑的态度,就这些东西能烧死人?笑话!

    他们策马一躲,那东西没有砸到他们,或落在地上,或落在他们身上,根本砸不出什么痛痒,甚至还有人好奇,伸手接住那东西。

    突然,有眼尖的士兵发现那东西没有完全熄灭,只是还来不及扔掉,那东西就爆炸开来,连人带马,被炸得四分五裂。

    城下处处是轰隆的爆炸声,烟熏火燎,敌军哀嚎苦叫,尸骨和血水如平静无波的水面被巨石重砸,激起千层浪花,到处飞溅。

    城楼上弓弩手看傻了眼睛,苏瑜领着他们训练之时,用的是石头而不是这些东西,如今见识到了这些竹筒装的东西的厉害,不由赞叹。

    只是,这样血腥的场面的确惨不忍睹,那些死去的北疆将士全被炸得散架,连一个完整的尸体都无处可寻,他们的家属若是知道了,该是如何的难过。

    就这样,玉门关上的曜天军犹如投石者和观察者,而城下垂死挣扎的北疆士兵缺如浮在水面上的蚂蚁,投石者朝水中投入石块,激起的浪花让蚂蚁们浮浮沉沉,被水花淹没,再也浮不上来。

    “撤!快撤!”

    阿廖王和乌先生躲躲闪闪,在士兵的簇拥下急忙撤退。

    撤军的号角呜咽地响起,响了几声,许是那号角手也已经毙命,城下撤退的场景慌乱无序,犹如过江之鲫遇上吃鱼的洪水猛兽,乱跑乱窜,慌乱之际窜入猛兽口中也无可知。

    苏君华瞄准被士兵簇拥着的啊廖王和他的军师,伸手,有士兵地上弓弩,他点燃羽箭上纸包留出的棉线,朝着那阿廖王的方向射去。

    “轰”的一声,人团尽散,阿廖王却还活着,他身下受惊的吗载着它向前狂奔。

    而乌先生从人堆中爬起来,踉跄着拼命往前跑。

    苏瑜的弩上再次上箭,可是城下烟雾缭绕,已看不清阿廖王和那乌先生在何处,他只瞄准方才的方位再靠前的位置射出一箭。

    连续几声爆炸,苏瑜挥手停止了射击,结束了这一场惨烈的战争,曜天军未损一兵一卒。

    风很大,烟雾散去了,但正在燃烧的尸骨又冒出黑烟,源源不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