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 偷来的幸福,终要物归原主
    “这也怪不得凌王,北戎四十万铁骑,而朝廷就只给了他八万兵马,给的还是我曜天最差劲的睦洲军,短短数月,就算凌王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重新训练新军。”那人用手挡住风口,声音压低了些,“据那睦洲军从前是大皇管,而大皇谋反一案是凌王在办,这睦洲军和凌王有仇啊!”

    “皇上竟对凌王这般无情?那大皇谋反,陛下尚且留他一命,而凌王……陛下这么做,简直就是让他去送死!”那茶客越听越愤恨,重重地拍了桌。

    “皇家的事,谁又能的清楚,前朝还是天的宠儿,今朝便下地狱,这样的事,历朝历代还少吗?”

    她本想一走了之,可听到他有危险,她还是不忍心离开。

    几经挣扎之后,她还是决定去找他,若是能帮他什么忙,报了他收养之恩之后再走,也算两清。

    可当她一路打听战况,知道他在玉门关,知道玉门战事极为紧张之时,她还是不免担心。

    当她夜宿街头,梦见他手持银枪,浑身是血站在堆积如山的尸体中时,她害怕了,都孕期所做的梦大都会实现。她迫切想要见到他,想知道他是否安好。

    从那妇人处得知他摔下高台生死不明的时候,她还是会心急如焚,即使身体疲惫不堪,她还是坚持走到玉门,在寂静的城中一家家一户户的寻找,终于找到他所在之处。

    看到他昏迷不醒的样,她心急如焚,尽力医治,尽心照料,终于盼到他醒来。可是,他醒了,她却无话可,只是眼泪不听话地流。

    “倾城,你这一路上到底经历了什么?你为何……不理我?”

    不见她时,他心中有千言万语想要诉,见到她时,他感受到她与他之间似产生了隔膜。

    “苏瑜,你出征前给我写的那封书信……是你的本意吗?你只管回答是与不是。”

    他发现她的语气不太对劲,扳过她的脸,他才发现她已经泪流满面。

    “倾城,你……”他试图用手拭去她的泪水,却发现自己的手指长满老茧,太过粗糙,会划伤她的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