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5章 不告而别
    打了败仗的将领免不得会被人三道四,在军营里还有不准议论上级的条款,而这些条款对这城守府中的下人丫鬟却是没有用的。

    几个丫鬟婆伺候了他们洗漱之后便离开了,路上悄悄议论:

    “前些时候凌王守城,十万人抗敌数月都没有失守,而这天下兵马大元帅一来,枉费带了二十万的雍州军,玉门关竟然失守了。”

    “哎,真搞不明白皇上为何要让这没有丝毫作战经验的人来当元帅,还撤掉了凌王殿下!”

    “你们声些,要是被元帅听到了,只怕我们命不保!”

    然而,这些话早已入了郑不平的耳中,莫不平生着闷气,却没有发作,他镇定下来,觉得她们都没有错,守不住玉门,他罪责难逃,而苏瑜的能力他也由衷敬佩,他训练出来的雍州军屡屡打胜仗,而这些军队到了他的手里,却还是败了,他甚至害了无数雍州军丢了性命。

    他忽然觉得自己瞬间变成了一个矛盾体。或许,他当真不适合做这个主帅,他还是更适合快意潇洒的江湖生活。

    苏澈就住在郑不平的隔壁,这次打了败仗,心情自然不会好,更是辗转难眠。

    出征前,他在父皇面前信誓旦旦,扬言定会将北疆人赶回老家,而今却因他的无能丢了玉门关,玉门关一丢,等于向北疆人打开了入侵曜天的大门,若是北疆军再多一些,便可分三路分别征伐曜天。若不是四哥先前灭了北疆人那么多的兵马,如今他们只怕已经风云驰骋攻入曜天腹地了。

    敌军还有近二十万人,而这一场战后,曜天军只剩不足十五万人,敌众我寡,这场仗接下来该如何去打?

    苏澈就这样愁了一整夜,可是脑海里就如浆糊一般,越想越头疼。

    五更天时,鸡鸣,他终是翻身起床,打算去隔壁找郑不平商议对策。

    他敲了敲郑不平的门,许久没有人开,苏澈想,莫不是行军打仗太累,难得休息一回,睡得太沉了?

    他推了推门,发现门并没有锁,遂开门进去,越过房间的前厅,直奔帘后的卧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