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6章 重伤的男人
    掌柜的气恼,直接将那沾了血的山柄重重地打在聂倾城的手上:“聂倾城!你还想不想干了!不想干赶紧卷铺盖走人!我保安堂不养你这个瞌睡虫!”

    扇柄坚硬,打在手心里如戒尺一般,疼得聂倾城立刻精神抖擞,但是看到掌心的血迹,顿时有些敏感,这血没有立刻凝结成珠玉一般柔软,难道这不是自己的血?

    掌柜地见她盯着掌心发呆,顿时又给了她一扇柄:“你还发什么呆啊!店里来了个没钱的将死之人,弄了一堂的血,实在是晦气,你赶紧将这些血迹都擦干净了!”

    “是!”这一打,又有血迹不规则地粘在自己的手上,而掌柜这么一,倾城的目光随即定在堂中的血迹上,又沿着血迹看到店中的另外两个学徒正在将一具“尸体”拖出去。

    聂倾城开口道:“慢着!”随即从柜台后方走出来。

    那两个学徒一愣,停下了动作,又看看掌柜的。

    掌柜的一声喝:“到底谁是你们的师父?你们不听我的,竟听她的?”

    两个学徒如被木鱼敲了头的和尚一般频频点头,然后又开始动作。

    倾城却托着笨重的身,也不顾及地上的血迹直接走过去,站在掌柜的面前道:“掌柜,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您怎么能见死不救?”

    掌柜的脸一横:“你看看这铺,这几天一个人都没有,我这药材也是要花钱买的,他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他这伤重得很,就算治也不见得能救活,我何必白白浪费了珍贵的药材?”

    倾城看着那重伤的男人,还是心有不忍:“掌柜的,要不这男人交给我来治,他的药费从我工钱里面扣,若是不够,我就在这店免费中多干几年,如何?”

    免费劳动力不要白不要,掌柜的显然有些动摇了,但还是有所顾忌:“可是这人身份不明,万一是朝廷要犯,或者……”

    “掌柜您放心,若是出了什么事,我都一力承担!”倾城很是仗义,心里却盘算着,先救人再,要是这人就活了,就算不对她感恩戴德,最起码基本的答谢是有的,到时候留下买药钱,我就走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