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欲断颞叶,需扮晴雪
    倾城见门外如今已经没有了除去官兵以外的人,本就怀疑他们应该已经撤离了雁门,就像之前苏瑜也强行让玉门百姓离城一样,若自己还在这里被发现了,免不了要被责骂。再见那方才在指挥士兵搬动战机的将军朝自己走来,急忙进屋,关上了门。

    苏澈见对方进屋关门,这才回过神来,疾步上前去敲门,并叫着:“白晴雪,你开门!”

    为什么又是白晴雪?她明明是聂倾城!她躲在门后,思绪又开始混乱,记得刚醒来那会儿,她脑里空白一片,却听到一个女的声音唤着白晴雪,却不见其人,弄得她以为她就叫白晴雪,可是后来,遇到了苏瑜,她才知道自己叫聂倾城。

    “白晴雪,你怎么会在这里?”敲门声继续。

    倾城拉开了门,苏澈一个踉跄冲进来,还好及时拉住门扉才没有摔在地上。

    聂倾城在门的一侧冷眼看着他:“这位将军,你认错人吧?”

    苏澈听她的语气,再看到她充满陌生的眼睛,再看到她隆起的肚,摸摸头:难道,他真的认错了?

    可是这张脸,这眉眼,分明一模一样啊!

    倾城最讨厌陌生的男人盯着自己的脸看,看这位将军莽撞的样,倒也不像是那种容易动怒然后大发脾气的人,便也不想搭理他,直接走回偏厅坐下,随手倒了杯温水把玩着,等着他自己觉得无趣了离开。

    然而苏澈最擅长观察,她走路的姿势,她喝水的动作,她悠闲的神色,她话的嗓音,还是与白晴雪一模一样。

    人家摆明了送客,苏澈还是厚颜无耻地走进偏厅,坐在倾城的左手边,顾自倒茶水喝,还自言自语:“了那么久的话,有些渴了,姑娘不介吧?”

    倾城瞥了他一眼:“北门忙着打仗,将军却还有闲心在这里喝水,难道不觉得愧疚吗?”

    “战场上有元帅,我这个没有半分作战经验的将负责搬运工作就好。”

    “那您有搬过吗?”倾城不知为何,与他话就想调侃,也丝毫不畏惧他的身份。

    “看来晴雪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喜欢调侃与于本王。”苏澈淡笑一声,端起茶杯饮水。

    本王?倾城抓住了这个字眼,原来还是个王爷,那就是苏瑜的兄弟了,难怪生得白白净净,不像在军营磨练过的,感情这职位都是依靠权势得来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