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1章 牵手:楼太陡,我扶你
    曜天军在等一个机会,等一个能够出城与北疆军开诚布公对打的机会,然而北疆军不愿意给他们这个机会,一直对着城门不放手,若是城门一开,他们便会攻进城来。

    几经商议,只能想办法先引开北疆军的注意力,让他们能够暂时放弃攻城去做那件事情。

    郑不平以为苏澈能建造那么巧妙的作战工具,便将这个任务交给了苏澈,是以苏澈尽管在城守府中想办法,不用上战场指挥了,反正他的那些机器所有人都会使,根本用不着他指挥。

    苏澈脑里虽然经常装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虽然他能造出战机,那都是因为受到了某些事物的启发,参照某些事物的形状、原理和功能来造的,而想办法转移敌军的注意力,让他们暂时停止攻城去做那件事,这样的办法无根无据,他实在想不出来。

    苏澈遇到想不通的难题时有个习惯,喜欢挠头。

    倾城见他近来没有去城门那边,经常在城守府中各个地方出现,时不时挠几下头,以为他头皮出了什么问题。

    苏澈思考问题之际,总是会排除周围的一切杂物,包括人。他还是习惯性地挠头,这一回手却被人打了一下。

    他转过头来:“是你啊!”

    “干嘛老是挠头?你头皮发痒吗?要不要我帮你治一治?”

    这话听着有点像“你皮痒了吗?要不要我帮你挠一挠?”苏澈一个机灵,怕倾城用什么独门秘诀来捉弄她。

    孰料倾城却一本正经地:“我有在钱如明的书里头看过,在洗头的水里加一些盐,可以很好的止痒。”

    苏澈没想到她竟真的以为是他头痒,顿时有些哭笑不得:“我只是,遇到了难题想不通,就会习惯性地挠头而已,你还真以为我头痒啊!”

    倾城坐在了他的身边:“你遇到了什么难题?来听听,没准我能帮到你。”

    “你?”苏澈从头到脚扫了她一眼,持怀疑的眼光,“战场上的事,你一个女儿家动什么?”

    “有时候还是不要看女人,不然后果很严重。”

    苏澈以手撑着石桌面,本就比坐起来的倾城高一个半头的他又被臂力撑高了一些,居高临下的,玩味地低下头来看倾城:“怎么个严重法?我倒是想看……”苏澈话还未完,撑着桌面的那只手突然一软,整个上半身都软爬在石桌上,起都起不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