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2章 投降
    当夜,从雁门关内飘出无数天灯,亮如繁星,有些灯上还写了字。

    北疆军还在打,无暇顾及空中飘过的那些东西,而在远处观战的阿廖王却注意到了,但对中原文化知之甚少的他不知道那是什么。

    当他看到一个飘得离他较近的灯笼上写着字时,便问身边的阿依兰:“上面写了什么?”

    阿依兰在曜天待了大半年,自然是识得些汉字的,本不想什么,但阿廖王问她,也不得不:“父王,我了,你可别怪我。”

    “你吧!”

    “那灯笼上写着诅咒您的话。”

    “诅咒?”阿廖王笑起来,原来这就是曜天诅咒人的方式啊,论给人下蛊下咒,他曜天人有南疆人厉害吗?

    只可惜,最为厉害的乌先生已经死了,死于曜天人的手下!

    一想到这,他就恼怒,看着头顶那灯笼越看眼睛越红,终是抽出羽箭,上弦,对着那灯笼射去。

    天灯被羽箭所射,顿时坠落下来,不一会儿,燃烧殆尽,并没有什么异常现象发生。

    阿廖王看到其他灯笼上也写了字,也不管上面写的是什么,就叫身边待命的弓箭手一起射,一瞬间,便射落了大部分的天灯。

    阿依兰却在思索着,曜天人诡计多端,怎会莫名其妙做这些没用的东西?难道仅仅是为了转移他们的注意力?

    但是,那被射下来的灯笼也没什么异常啊,只是灯笼纸上写着辱骂他们的话罢了。

    灯笼继续从城楼的方向飞出来,阿依兰越看,视线越模糊,身体越无力。

    “不好!父王,叫他们别射了,那灯笼里有毒!”她话的声音都是虚软无力的。

    “什么?”阿廖王一惊,对着弓箭手们道,“都别射了,捂住口鼻!”

    可是,一切已经晚了。

    他刚完,整个人就像被抽干了一般,而他身下的骏马突然脚软,前脚往地上一跪,阿廖王直接从马背上往前载了下来,身体重重摔在地上。

    紧接着,北疆军成片成片地倒下,骑马的连马一起倒,如晒柴火一般,很是壮观。

    很快,北疆军攻城的势力减慢了,抬着铁头木**城楼的数十个士兵突然浑身无力,重木“轰”的一声落地,不知压了多少士兵的胳膊腿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