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误会,彷徨
    自从她醒来,对这个世界有记忆起,她从未觉得冷过,而那一天的冷,她深深地感受到了,每当想起,还是会觉得冷,冷得浑身**,双足无法行走。

    她背靠着一株树干较为粗的梨树,缓缓地滑坐在雪地上,从不畏寒的她再一次感受到那积雪的寒一分分侵袭着她,从肌肤,渐渐地深入骨髓。

    脑海里全是那天的画面,眼前的洁白就如那封休书一般,上面飞舞着那些令她痛心的文字。

    太阳穴隐隐作痛,头脑中如同压着一块沉重的巨石,而身体渐渐无力,就连眼皮也沉重起来。

    聂倾城穿着与梨花和雪同色的素衣,让苏澈一顿好找。苏澈找到她时,她已经被冻晕了过去,苏澈急忙脱下外衫将她一裹,打横将她从雪地里抱出来,疾步而走。

    聂倾城意识浅薄,像是被冻傻了一般,本能地依赖着那暖意的来源,蜷缩在一起,如受惊的猫一般,怯弱,不安。

    苏澈震了震,这是第一次,他与她离得如此近,而她的身体竟然如此的冷。

    脚下的步不曾停歇,而她轻缓的呼吸一下一下轻轻地敲击着他的心。

    郑不平见苏澈打横着报聂倾城回来,还没问缘由,一个拳头便迎了上去,好在苏澈伸手还算好,侧身躲开了,继续抱着聂倾城入屋,躺下。

    郑不平不甘心地也冲了进去,见聂倾城脸色煞白昏迷不醒,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她怎么了?你们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你怎么能让她变成这样?”

    一连串带着怒意的责问炸得苏澈不知所以,他不会打郑不平的话,反而是将聂倾城放下后便跑去找大夫。

    这雁门城守的家里终究不如京中位高权重的王族和大臣家中有专门的府医,要找大夫还得跑街上药铺里头去请。

    一番询问之后,才知这雁门最出名的大夫当属保安堂的钱如明不可,而钱如明也是标准的看钱不看人,在苏澈砸出重金之后,他便推了别人的预约,遂苏澈去城守府。

    这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跳,当他看见诊病的对象是聂倾城时,整个人心里就不舒服了。这丫头好的要为他看店,要留在保安堂多几年还买药钱,可等战事结束,他回到保安堂,保安堂中不仅没了她的人影,而且堂中许多珍贵的药材被盗了个遍,如今她倒是好,已经霸上了好主儿,请他去为她服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