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怎么会是个女人?
    月中之时,北疆可汗拓跋运抵达雁门关,郑不平和苏澈亲自相迎。

    当看到苏君华时,苏澈多少有些惊讶。这一年多来五弟不理朝政,还时常行踪不定,没想到竟去了北疆,还与北疆可汗一道回来。

    受降仪式,通常都要求败方的首领亲自向三军检讨自己,并向战争的受害者道歉。拓跋运此生只求安稳度日,从未对外兴兵,让他亲手向曜天献降书已经是奇耻大辱,自己明明没有错,却还要向曜天百姓道歉,这使得他心里极度地不平衡。

    不知苏君华对他了什么,他才忍住怒气,公开向雁门关百姓道歉。

    投降仪式上,北疆可汗拓跋运及旗下各部落可汗在高台上向全城百姓道歉,自我检讨,并交还所占领的曜天城池。

    曜天一向以天朝大国自居,对外也采取怀柔政策,对方既然投降了,也不便过多为难,只是收缴了他们所有的武器,便放他们回北疆。

    来曜天时,拓跋运途经玉门关,玉门关外的那些仍然封冻在红色的冰雪中的北疆士兵的残肢,如今回国了,拓跋运想将他们带回北疆,于是便请求郑不平给予他们时间收敛那些尸体,将其焚化成灰,然后带回家乡。

    提起玉门关,总会有人不自觉地想起一些事:凌王守城数月,玉门关安然不懂,而换了新的将领,玉门关即失守。这对于郑不平来,是他一生中的奇耻大辱,但对苏瑜来,却是他的一段传奇。

    而那些被烧焦和撕裂的尸体,总会让人深思,凌王是用什么样的武器,在一日之内击败北疆数十万铁骑,连他们的尸体都给撕碎了,这是多么残忍的武器啊!

    北疆军收敛尸体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同伴死无全尸,经历过那场战争的人对那毁灭性的武器仍然心有余悸。

    拓跋运没有亲自参与那场战争,自是没见过那武器的威力,收敛尸体的时候他也参与,看到将士们畏惧的表情,又联想死去的将士的死状,不禁发问:“是什么,让你们这般畏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