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封赏
    苏澈:“父皇,此女足智多谋,医术卓绝,曾救郑元帅一命,还在雁门之战中想到对付北疆人的办法,也是因为她的办法,我们才能手刃阿廖王,活捉各部首领。她刚生了孩,如今正在坐月,不能前来受封。”

    “哦?挺着大肚在战场上出谋划策,倒是个有胆量的女,他日有机会了,朕定要见一见这个奇女。”苏尧忽然想到了什么,“你她生了孩?她夫君是谁?可有在朝为官?她立下如此战功,她一个女也不便入朝,便封赏她的夫君吧!”

    “她……她的夫君死在了战乱之中。”苏澈刚回京,对聂倾城的现状不甚了解。

    苏尧有些为难了。

    “父皇,儿臣有要事相告。”苏君华突然出言打断了苏尧,并奉上一只锦盒。

    苏尧打开锦盒,只见里面静静地躺着一封国书。

    “父皇,这是北疆可汗拓跋运许诺儿臣的停战协议。”

    苏尧打开国书一览,面上顿时十分喜悦:“甚好!君华,你不动一兵一卒便拿下停战国书,可当头功!”

    “父皇过奖了,这是儿臣分内之事,比起三哥四哥领兵征战沙场的幸苦,儿臣所为实在微不足道!”

    对于苏君华突然地抢功牢,苏澈有些不爽,这样一来,只怕父皇将对倾城的封赏又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于是不情不愿地:“五弟就别谦虚了,三哥我还要多向你学习才是。”

    “好了,君华,这一次朕会好好赏你,你且回府候旨吧!”苏尧看君华的时候,表情是意味深长的。

    苏澈知道这封赏对倾城的重要性,又再次提起她:“父皇,那倾城的封赏……”

    “等她月坐满了,再宣她进宫来,朕问她想要什么,届时再予封赏也不迟。”

    “父皇,在儿臣去玉门之前,四哥歼敌十几万,守住玉门关数月,封赏之事,您为何不提他?您不是告诫儿臣们,应该严明赏罚吗?”苏澈话直言不讳习惯了,没有多想便出了口。

    苏尧面对苏瑜的话题显得有些不悦:“他虽立了战功,但引起全城轰动、引起旧部军队私自进京险些谋反,功过相抵都还欠着,朕不罚他已经算好了,你还要代他讨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