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皇权漩涡中的清流
    二人齐步上前,守将却起身拦住了苏瑜,冷冷道:“令牌只允许一人通行!”

    苏瑜面色僵冷,握刀的手又紧了。

    一直冰凉的手覆上他的手。

    他身体一僵,手上仿佛被人卸了力气,任凭她将他的手指掰开,她将那面令牌塞入了他宽厚的手中。

    “你先进去吧!”

    苏瑜握紧令牌,对她道:“多谢!”

    然后疾步走进了宫门。

    聂倾城看着他匆忙的背影,看得出,他很在乎皇上风生死,不然也不会如闯宫,而皇上却这般对他,实在不公!

    一股辛酸萦上心头,不言而喻的酸楚。

    天边微红,一簇刺眼的杨广穿破云层射向大地,火红的太阳渐渐升起,红色越来越淡,光芒越来越亮。

    苏瑜踏入养心殿,走到安放苏瑜尸体的龙榻前,低头跪在苏君华的身边。

    他没有哭,只是双肩微微**,苏君华亦没有哭,比他镇定许多。

    “父皇是如何驾崩的?”

    自从白晴雪将苏尧治好后,他便再没有生过大病,突然之间薨世,令人不想追究原因都不行。

    “宫中惊现兽人,父皇不幸遇害。”

    苏瑜起身,揭开盖在苏尧身上的明黄色绸缎,他的眸光一紧。

    苏尧双目圆睁,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他的左胸上一个深深的血洞,很明显,是被掏心而死。

    苏君华上前,伸手从他额上抚下,苏尧的眼睛便闭上了,原本不可置信的表情也变得平静安详。

    他这一弯腰的动作,暴露了颈间黑紫色的血印。

    “你颈间怎么了?”他的眼神没有关切,而是一种探究的锐利,语气没有关怀,而是质问。

    苏瑜扯开君华的衣领,他颈间的印记全数显露出来,呈五个深浅不一的血洞,边缘还有捏痕,很明显是被一只长着尖锐指甲的手掐的。

    苏君华将衣领拉好,不咸不淡道:“我也遇到了那个兽人,与他打斗,受了点轻伤,不碍事。”

    “我看这伤口极深,而且颜色黑紫,恐有毒素,还是尽早处理的好!”

    死君华起身:“不劳四哥费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