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章 我的心很小,只容得下一个你
    故事到这里截然而止,聂倾城却还沉浸在伤感的故事中没回过神来,苏君华却不知何时站到了她身后,显然也将书简上故事的结局看了一眼。

    “在感慨故事的结局?”

    “总感觉,这故事的结局不似表面这般。牡丹不是为了救石安生而葬身火海,而是因为石安生没有照顾好她的原身,牡丹早就知道自己会死,不想让石安生自责,所以才自己中了毒,谎称不与爱人相见,那毒便不会发作,只是想孤独的死去,不想让石安生看见了难过。”

    苏君华淡淡叹息:“你看得倒是透彻,一般人只会沉浸在这悲情的故事中,却很少有人去深思牡丹的真正死因。”

    聂倾城好奇:“你也看过?”

    苏君华但笑不语。

    “这故事所记载的,可是真实的?”聂倾城总觉得,这故事太真实,真实得好像一个对世人以作警示的案例。

    “不过是民间书生为了在书社赚点钱编撰的,可信度不高!”苏君华从倾城身边离开,没人看得见他面上神秘莫测的表情。

    倾城合上书简,看他:“这么,千年雪莲的传也不是真的了?”

    因为花妖传与她查阅到的那本关于千年雪莲的书都出自同一个作者笑笑笙笔下。

    苏君华板起脸看她,不话。

    “苏瑜是为了救你,才去昆仑寻找千年雪莲!如今你痊愈了,也夺得大权,为什么不派人去找他?”

    “如若他当真去了昆仑,我会好好照顾凌王府的人,保他的妻儿锦衣玉食。”

    “那他呢?”

    “听天由命。”

    “你什么意思?他是为了你才去冒险的,你不管不顾,不会觉得良心不安吗?”

    他沉默地坐下不话,薄唇紧抿,似在隐忍着什么。

    得不到他的答复,聂倾城有些恼,自嘲地笑了:“和皇位比起来,良心算得了什么?看来是我奢望了。”

    “去昆仑那个地方,能否活着回来,不是听天由命是什么?”

    聂倾城起身,冲出御书房,苏君华亦没有作阻拦。

    寒月如霜,夜微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