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床上运动?还好,没死!
    从太妃变成了皇后,居舍从苏君华登基前在宫中暂居的宫殿偏殿变成了偌大的未央宫,她有些不适应。

    典礼结束,卸下沉重的凤袍礼服,身轻松了许多,可是心上却莫名地沉重,似还隐隐作痛。

    记忆里,这颗心似为他而生,似为他而痛,只有在他对她决绝的时候,它才会痛,如今,又痛了,这种痛不是剧烈地**的疼痛,而是那种牵肠挂肚的隐痛。

    它为何会这样?

    难道,与他相关吗?

    “你这颗心,是为他而生的,你们俩心心相印,所以,他心痛的时候,你自然也会心痛。”

    花月红不知何时闯进了殿中,身上穿着一身女官的服饰,依旧是红色,只是不同以往的烈火般地鲜红,而是与朝服一般的降红。

    “你终于来了!”聂倾城揪住她的衣袖,“快带我去找他!”

    花月红双手一摊:“没有法力,,如何带你离开?”

    “那告诉我他的情况!他怎么样了?”

    “没有生命危险,不过,也好不到哪儿去!”失去了双腿,从此变成残废,这对一个曾经驰骋沙场的战神而言,当真不好。

    “你快告诉我,他到底怎么样了?”

    “他……回来了,你就知道了。”

    花月红转了一圈,四处看了看,转移话题:“你这未央宫还不错,这床够软,这琉璃镜够亮,这暖炉是真金……”

    聂倾城沉默了。

    他心痛了吗?

    所以她的心才会痛?

    他为何心痛?

    “皇上驾到——”殿外传来掌事太监尖锐的声音。

    花月红闻言,躲了起来,藏在了粉色的水晶珠帘之后。

    脱去赤金龙袍,换上了月白儒袍的苏君华一如他的名字那般,有君之风,又不失芳华。

    看到聂倾城坐在床上失神地模样,他坐在她身旁,忧心地问:“怎么了?”

    “胸口很闷,喘不过气来。”

    “来人,传御医!”

    聂倾城阻了:“不用了,我自己便是大夫,这毛病,吃药是没有用的,好好睡一觉,也许就好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