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4章 我是你一个人的倾城
    新帝登基第一天,文武百官提早到齐,但金晃晃的金銮椅上始终空置。

    众臣保持着蓬勃的精神,等啊等,直等到精神懈怠,下朝的钟声敲响。

    之所以众臣没有让掌事太监去催促,是因为曜天有这样的规定:新帝登基首日,不得提醒其德行,这一天,新帝的态度好坏决定他是否有资格做皇帝,若是态度恶劣,可由朝中一品以上大员及后宫德高望重者商议重立新君。

    散朝钟已经敲响,众臣怀着愤怒的心情准备自行散朝。

    可是这时,大得殿外传来车辙滚动的声音。

    众臣随声看去,只见消失已久的摄政王正襟危坐在轮椅上,而推着轮椅的,却是被苏君华禁足在府中的苏澈。

    那些原本站在苏瑜一边,又看清实势跑到苏君华一边的大臣面色惧惊,纷纷偏过头,或是低头,或是浑身**。

    苏澈直把苏瑜推倒龙椅正下方的平台,这平台由一个斜坡与大臣所战的殿面相连接,苏瑜虽是坐着,依然可以俯视群臣,将他们的各种表情和动作尽收眼底。

    “摄政王殿下!您这些时日都去了何处?先帝的出殡仪式上为何没有现身?”出言者语气颇为谴责,此人正是苏君华掌权之后提拔的丞相,许是他爹娘早就料到他有左丞相的命一般,为其取名为范丞。

    苏瑜面色冷峻,不怒而威:“本王是摄政王一日,便不容尔等冒犯不尊。本王倒是想问,尔等费力扶持的新君,如今身在何处?”

    范丞面上似被生生打了一巴掌般难看,为了挽回颜面,亦学着苏瑜的那一套:“陛下是皇上一日,便不容臣等冒犯不尊!还请摄政王谨言慎行!”

    苏澈笑了:“范大人,你好歹也是个丞相,怎的这般不善言辞?句话都要仿着我四弟!”

    澈王在朝堂上言语不敬似成了整个曜天朝臣默许的,他不笑,不放肆,才不正常。

    似被戳中,范丞窘迫地低下了头。

    苏瑜:“今日之事,众位大臣也莫放在心上,还请莫要胡乱议论,心祸从口出。皇上不上朝,定是有原因的,明日早朝定见分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