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将门功厚
    深夜,细雨缠绵,交织成,轻打在官道两旁树的叶上,沙沙作响,如空屋中的珠帘碰撞,清脆而又苍凉。

    突然,马蹄声踏破静夜,空旷地道上一匹马疾驰而来,夜色太黑,马速太快,只见一道模糊的黑影。

    丑时,那一人一马终于停在咸阳城的护城河外。

    河对面的城门紧闭,看守的士兵手握青铜戈庄严地站在宽厚的城墙上,见城下人马,顿时警惕起来,厉声责问“来者何人,不知宵禁后不得进城吗?”

    马上之人举起手中令牌,许是守军夜视能力好,黑漆漆地也能看见那令牌,急忙行礼“原来是上卿大人。”

    男又拿出另一块牌“紧急军务,还请速速放行”

    守军见是紧急军令,急忙将城门放下来,锁链摩擦声窸窸窣窣地响着,一阵沉重的闷响声后,厚重的城门放下,激荡起一阵尘埃。

    男驾马从门桥上飞奔而过,顷刻便间入了城。

    经此一番插曲,城上士兵议论起来

    “到底出身将门,即使从文,但武功也不差,看这骑马的英姿,丝毫不输蒙大将军”

    “陛下派他去督军,按道理明日才与蒙将军一道回来,可他却提前回来了,若真有紧急军务倒好,若是没有,而是因为私事提前回来,只怕少不了惩罚。”

    “大秦律法严苛,陛下连最宠爱的扶苏公都不徇私,即便蒙毅再得陛下宠爱,也是逃不过的。”

    那一人一马最终停在咸阳东郊。

    新翻的黄土经过一夜雨水的洗刷和一日阳光的照射变得紧绷,蒙毅已找不到那万人亩的头。

    他跪在黄土上,手中执一盅酒,对着坟堆深深磕头,起来时,将酒水倾倒入土中,表情沉痛“师父,徒儿来晚了”

    夜风簌簌,吹不动黄土中跪着的笔直身躯,锃亮的盔甲散发着幽光,令人暗生寒意。

    他投笔从戎,只为增长胆识和魄力,不再做那任人欺辱而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如今他学成归来,恩师却身陷囹圄致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