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功法
    吃了点饭菜,在樵老调笑的目光注视下刘衍一脸苦涩的将酒慢慢喝完,一喝完刘衍刚放下杯子感觉自己的眼前一阵晕眩,有种想吐又吐不出来的难受感觉。而樵老又喝了两碗才停止了单纯的喝酒,看着面前被刘衍扫荡的残根剩菜眼神中仿佛陷入了回忆。

    而此时刘衍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等着樵老来一次酒后吐真言之类的表演。就在刘衍越发睁大的眼睛之中,樵老直接端起一旁的酒坛子将其中剩余的酒水一饮而尽,就见一口白雾缓缓的从樵老的口中吐了出来,樵老一脸心满意足。

    “当初我也有个儿子,他和你很像。”樵老看向刘衍的脸,混浊不堪的眼神中浮现了一道陌生的身影,刘衍想那或许就是他的儿子吧,当初自己的爷爷也和自己提及过这件事情

    “他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向往,而我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险恶,而我也是累了倦了才拖家带口来到这一隅之地开了间酒楼准备安度余生的,所以对于我儿子向往外面的世界我是极力反对的,但是他太像我了,连我年轻时候的性格也几乎完全一样,所以终有一天他留下一张信然后离开了。”说到这里樵老一阵咳嗽,往自己的口中连塞了几口饭菜。

    但是即使樵老极力掩饰,还是清楚的看见樵老眼角的泪花,不知道是被呛得还是因为思念他的儿子,亦或两者都有。

    “我儿子离开了这里踏入了江湖,然后就没了消息,最终剩下我一个孤家寡人,我一直到前几年我都在后悔我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开酒楼,我为什么没有将那小子看的更紧一点,甚至于把他腿给打断也好,呵呵,呵呵。”樵老自嘲般笑了笑。

    刘衍张了张嘴,想宽慰一些樵老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许现在安心当一个旁听者对樵老而言才是最好的慰藉吧。

    “不过转念想一想,我当初如果支持他修炼的话或许结果也不一样吧。”说着樵老从怀中掏出了一本书丢给了刘衍。

    “这是一本普通的修炼功法,你先拿去修炼吧,现在我这里也没有什么好的修炼的功法,希望你以后能找到更加适合自己的功法。”

    刘衍看着手中的心法,突然想起来什么的有些担忧的看向樵老:“我听那些拾荒者说如果如果修炼的太晚了也将无法有太大的突破,甚至终身无法突破后天巅峰是吗?”

    “如果正常来说确实如此,不过其实你并不是从来没有修炼过,而且你小时候就已经表现出了异样的修炼天赋,而且在你爷爷的帮助之下已经踏入了修炼一途。只不过。。。那时候的你发生了点事情,然后你爷爷便停止了你的修炼。所以你现在开始修炼虽然也有影响,但是入神期最起码不是你的尽头。”

    看着刘衍一脸茫然的样子,樵老温和的笑了笑“也对,小时候的事情你现在都忘的差不多了,最好也不要再想起来。”

    然后准备再倒一碗酒的突然想起来酒坛子已经空了,苦笑一声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弄得刘衍是一脸茫然,看着樵老通红的脸庞和愈加浑浊的双眼才明白樵老终归是醉了。突然之间樵老指着递给刘衍的那本书有些癫狂的说道:“至于成就如何只能看命了,哈哈,命没错,时也,运也,命也!非吾之所能也。”樵老大笑着准备起身再去拿酒,却发现连站都站不起来了,晃晃悠悠的挣扎了两下然后便趴倒在石桌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