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采药
    当天色渐渐暗淡下来,酒楼之中的人也走的差不多了。就在刘衍和小二狗正忙着收拾桌子的时候突然听见背后有人叫他的声音。

    刘衍扭头便看见一脸醉醺醺的那个叫徐荣轩的壮汉正对着他招手,而他对面的那个叫敖锐的刀疤男早已瘫倒在桌子之上不省人事了。刘衍无奈的将抹布甩在肩膀之上走了过去:“你不会还想喝吧,都已经喝了一天了。”

    “呵呵,不是这个问题。”徐荣轩摆了摆手,看着刘衍嘴角突然泛起一丝诡异的笑容:“小兄弟,我突然有一个问题想问你,那就是你面对金钱与力量就在眼前,而伴随的风险就是死亡,那么你到底会不会冒着死亡的风险去获得金钱与力量呢?”

    “呃。”刘衍愣了愣,下意识的陷入了沉思之中,不过一阵呼噜声又将刘衍从沉思之中拉了出来,刘衍看着不等他回答就已经睡着的壮汉轻轻的笑了笑,然后继续去忙自己的事情了,而壮汉的问题刘衍也是下意识的便认为应该不可能出现在自己的身上吧。

    第二天一大早,在酒楼之中昏睡一晚的徐荣轩二人失去了踪迹,刘衍看着空荡荡的座位微微一愣,来到后院之中便看见樵老正一如既往的挥舞着那套极为缓慢的拳法,直到现在刘衍都没感觉出来樵老打的那套拳法之中蕴含着什么潜在的力量。

    “来了,那今天照旧吧。”樵老眼神的余光扫了一眼刘衍,下一刻身形一变便向着刘衍靠近过来。

    “这么快?!”刘衍措手不及之间就见樵老一掌击打在自己的胸膛之上。刘衍瞳孔微微一缩,虽然樵老的身法极快,但是掌法明明挥舞的极慢,为什么自己却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还远远不够啊。”一声轻叹在刘衍的耳畔响起,刘衍还没弄明白樵老的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下一刻樵老的掌法便铺天盖地的挥舞过来。

    迎面而来的强大压力让刘衍的脸色骤变,这种和以往感觉十分不同的压迫感在让刘衍十分不解的同时也提起了十二分的精力应对。但是紧接着刘衍就明白了自己无论提不提起精神来应对都是徒劳。

    每一拳每一掌在刘衍的视野里不断放大,打在自己的身体之上传来的剧烈疼痛更是让刘衍的面容不禁扭曲了起来。刘衍努力的想要去防守,但是樵老的拳头总能准确的找到他的空隙。

    “好了,不用反抗了,我这次只是单纯的帮你把身体淬炼一番而已,等下你打完了你去泡一下药浴差不多就能好的差不多了。”樵老看着刘衍被揍的鼻青脸肿的样子不禁也有忍俊不禁起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