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沈煜
    但等到最后,直到倾盆大雨劈头盖脸地落下,却最终等来的是一辆银灰色面包车,三五个黑衣男人拉门跳下,要强行带她上车。

    然后她就与他们起了冲突,对方显然对她十分了解,早就做了准备,趁她不备,将一管麻醉针剂远程射进她大腿,顿时直觉全无。然后就被人抬上车。

    随即就又消失了七年,而手中那盒毕业礼物,以及被雨水打湿的信在瓢泼雨中成为了祭奠雨神的蹂躏品……

    “小念,小念?”就在这时,耳边忽然传来沈薇莫明的低唤。许念登时恍然回神,表情显得不自在。

    “阿姨……”

    “你在想什么?”见她站在那里出神发呆的半晌,沈薇微微皱眉。

    “没有,我在听阿姨的话。”许念愣地找了个借口,声音轻淡。

    “这样啊……”沈薇信以为真,“我看你今天脸色不太好,是不是昨晚没睡好?”从她见她第一眼,就觉得今日突兀回来的许念有心事。脸上总有沉重的表情。

    “有什么困难和阿姨说,也别跟你哥客气,你哥这个鹤煜集团总裁也不是白当的,没个两下子能那么出色吗?”一说起这个争气儿子,沈薇就一脸欣慰,好在沈煜不像他生父。亲生父亲除了赌博就是嫖,简直就是废物一个。

    许念轻笑,没有说话。

    “刚才说到哪里了?”然后沈薇就再度犹自叙述起来,低头炒菜,“哦,刚才问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女人啊……不同男人,男人三十是黄金,所以趁年轻赶紧找个喜欢的对自己还好的男人嫁了,等到人老色衰……就难喽。”她说得很现实,也没回头看身后的究竟有没有听进去,自顾自说。

    身后的许念唇角只是浮出一丝微微的苦涩,低头不语。

    凝视沈薇忙碌的手,熄火,取了一个盘子将韭菜炒鸡蛋盛出,摁了摁。不动声色的她脸,上也不知是什么神情。

    然后沈薇就端起身侧的糖醋排骨转身出去,来到客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