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我遇到了死神!
    当你遇到了死神,你会怎么样?

    你,叫什么名字?

    葛生!

    阳光下,葛生单膝跪地,轻轻的扶起柔荑,在他的面前,帽兜下的脸庞扬起,血色瞳孔的少女樱唇轻启:“那么,葛生。触碰了我,你做好了接近死亡的准备了吗?”

    什么?葛生有些莫名其妙,刚想询问,下一刻,“噗”物体坠地的声音。一道黑影以极快的速度落到两人身旁的地上。

    血泉绽开,鲜血刹那间淋浸了两人半边的身子。

    葛生圆睁着双目,满脸愕然,微张的嘴唇想要惊喊,却不知被什么卡在喉间。一个生命的陨落就在刹那间发生,第一次感觉到,死亡,是如此的接近。

    面前的血瞳少女木然的望着这一切,深邃的瞳孔毫无波动。血滴从她白皙的脸颊上滚下,血色的痕迹衬托出少女近乎妖异的美丽。

    今天!我!遇到了死神!

    好久,好久,久远到记忆最为模糊的边缘。伊始至终,自己一直被世界所忽略。一直在游荡,一直在经历,一直在感受这个世界,但为什么,为什么总是感觉,自己的周围只是一个涂满劣质油彩的世界。

    被漠视,被忽略,被厌恶,生命的旋律难道一直都是这样吗?

    慕心,赋予自己这名字的那团温暖逝去的好快,快到自己还没来的及去享受被温暖包围的感觉。

    从记事起,所有人都远远的躲着她,他们的眼神中,分明的是怨,恨,还有深深的畏惧。因为,自己总能见证生命的死去,一朵朵生命的火种在她面前暗淡、熄灭。

    自己,并不是被赶走!因为没人敢靠近驱逐自己。

    主动的离开,并学会去隐藏,不向任何人靠近,不抱有任何的奢求。

    直到,那只手,那只牵起我的手。

    今天!我,重新接触到了温暖!

    “话说,你们两个要发呆到什么时候”声音将两人同时惊醒。

    葛生抬起头,眼前身穿警服的女警正一脸无奈的看着两人。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正录着笔录的时候发起了呆。顿时不好意思的对着女警笑了一下。身旁的女孩也是微微抬了抬头。

    “ok”见两人终于回神,女警打开桌上的文件夹,手上执笔,正色到:“能请两位说一下现场的情况吗?看到什么,听到什么之类的”怕两人不明白怎么说,女警还特地说明了一下。

    葛生眼神瞥向身旁的少女,见她还是保持脑袋低垂的姿态,便首先开口道:“我当时正走在路上,看到有人跌倒了,就跑过去将人扶起来,然后,就啪,溅一脸血”葛生回想到两人刚走进警局的表情,一副从杀人现场被直接擒获的样子,路过的人都是带着看杀人犯的眼神。所以,葛生踏进警局的第一件事就是冲进厕所,没错,大步冲进去的,溅着一脸血,吓得厕所里的几个警察戛然而止。

    啪,溅一脸血,坐着笔录的女警笔锋一顿,抬起头,眼神射向葛生。如此形象的描写显然不适合写在笔录里,但葛生看到女警的表情分明想让自己放点血。

    好在,眼神归眼神,警察的克制力眼前漂亮的女警还是具备的。“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语气没了之前的客气。

    葛生讪讪一笑,摇了摇头。

    “那,小妹妹,你当时看到了什么吗”态度骤然一转,女警带着微笑向一旁的少女温柔道。变脸速度看得葛生内心吐槽不已。

    “我,不是小妹妹,我成年了”出乎意料的,少女突然反驳道。

    “诶”女警惊讶的叫出声来,身体立刻矮了矮,看向兜帽下少女的容貌。连葛生都很是惊讶,他是见过少女的容貌的,分明是一副未成年少女的样子,莫非,是自己看错了?葛生也不禁侧目向少女看去。

    精致青涩的容颜,脸庞很娇小,血色的眼瞳像是两颗血色的宝石。在加上少女娇小的体型,怎么看也不像成年的样子。

    少女头微微向下低了低,似乎很是不习惯被两个人注视的感觉。小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卡片,向着女警的面前一递,又快速收了回来。虽然只是一瞬,但警察对于**信息的捕捉能力还是让女警看到了少女的身份信息。

    “我草,慕心,1998年生。还真是,合法萝莉?”女警脱口而出。

    葛生倒是没在意女警突然暴出的粗口,但最后那个“合法萝莉”什么鬼,这女警不会天天逛某站吧。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女警的语气除了惊讶,竟还有一丝惊喜。葛生狐疑的看向女警。

    咳咳,察觉到自己刚刚那句话信息量有点大,顶着葛生怪异的眼神,女警尴尬的轻咳两声,双颊有些泛红。但还是开口对少女道:“那,小姐姐,你能说一下当时的情况吗。”

    空气骤然安静。神尼玛小姐姐,人家再合法,也比你小好吗,从哪学来的称呼?

    葛生:“……”

    慕心:“……”

    好在慕心马上开了口:“当时,他在摸我,然后一个人就从天上啪在地上。”这象声词剽窃自己的,葛生的第一反应是这个,但马上就意识到了不对劲。面前的少女说“他”的时候,眼神明显在瞥向自己。一旁的女警立刻对他怒目而视。

    喂,妹子,说的话被那么容易让人误会好吗。果然,漂亮妹子切开都是黑的吗。

    女警拍桌而起,一副想掐死葛生的样子,怒喝道:“我早就看你不是什么好人,你竟敢猥亵幼女,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你知道吗,我都不敢这么干。”

    这女警好像在羡慕,没错吧?

    “我只是把跌倒的人扶起来,拉手而已,哪有摸她!”葛生立刻反驳。

    “是吗?”女警是明显的不相信,对着慕心温柔道“小妹妹,你说,这人渣摸你哪了,我替你做主。”

    “我不是小妹妹”慕心一语,房间瞬间陷入沉静。

    得,怎么又回到这个问题了。

    终于,在葛生和这个看起来极不靠谱的女警的争吵和询问下,慕心最终点头承认了葛生只是牵了她的手。并没有做一些在女警口中奇奇怪怪的事。葛生都不知道这女警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东西,什么词汇都往外冒。

    “切”女警有些可惜的瞪了葛生一眼。葛生觉得她是真的想让自己直接达到那传说中的最高死刑。

    最终,女警不情不愿的合上手中的文件夹,对两人道:“感谢你们的配合。你们现在可以走了。”

    恩,配合两字加了重音。

    “等一下,我有一个问题”葛生出声喊住了起身向外面走的女警。

    “请问,还有什么事吗?”语句很客气,确是满脸的不耐烦。

    警察,你的职业素养呢,葛生默默诽谤一句,开口道:“那个,我想问一下,那个跳楼的人是怎么回事。”

    “你问这个干嘛”女警有些奇怪。

    “好奇嘛,空投都差点砸脸上了,问一下还不行吗”

    “我凭什么告诉你,你这个人渣”女警突然怒目道,显然还在介意刚才的事。

    “真是小气”葛生看着摔门的女警,嘀咕一句。

    被关上的门突然打开,葛生马上心头一紧,自己吐槽不会被听到了吧。

    幸好,走进来的是个看起来挺年轻的男警。进门后,很客气的对两人道:“两位,辛苦你们了,我送你们出去吧。”这才是警察该有的态度嘛,那女警哪来的奇葩。

    趁这个机会,葛生马上那刚刚的问题向男警又说了一遍。

    男警犹豫了一下,在葛生期待的眼神下,开口道:“好吧,可以告诉你们,这不是什么要保密的东西,估计外面的媒体应该快报道出来了。”

    “跳楼的人是个高三的学生,应该是学习压力太大导致的,一时想不开留下了遗书,跳楼结束了生命。”

    “遗书?”

    “对”男警顿了顿,好像回想了一下,又道:“遗书是打在手机里的短信,手机放到了楼沿上,里面全是些压力大,不想继续学习的字眼,旁边也都是那孩子的脚印。也问过家长,他们说孩子这两天确实不对劲,总是很烦躁,静不下心来学习。”男警说话时,一脸惋惜,一个本应朝气蓬勃的生命却英年早逝,确实可叹。

    “自杀原因,遗书,生活中的自杀趋向都具备了了吗,教科书式的自杀啊!”葛生小声道。

    “先生,您说什么?”男警有些没听清葛生小声的话。

    “没什么,没什么,我们走吧。”

    葛生和沉默的少女跟着男警走出警察局。

    “那么,小妹妹,再见了”葛生向慕心打了声招呼,见后者连反应都没有,自讨了个没趣,葛生便自己向路边走去。

    刚走两步,一片柔软附上了葛生的手,这感觉,好熟悉。话说,这是被摸,不算猥亵少女吧。

    葛生转身,正好对上少女血色的眸子。

    “那个人,不是自杀,他是被人熄灭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