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张 被熄灭的火种
    他,被熄灭?

    “你是说,那个高中生是被人杀的”葛生瞬间反应过来。

    “他的火种燃尽时迸发出的是最浓郁的邪恶,所以,他的生命肯定被被黑暗沾染过,那股黑暗让他

    就此从尘世陨落。”少女自顾自地说着,丝毫没注意到旁边的葛生正一脸懵逼。

    “额,少女,咱能不中二吗?”好不容易把慕心的话翻译过来,葛生忍不住吐槽一句。要不是曾经

    中二过,这番话一般人还真听不懂。

    “中二?什么意思?”慕心疑惑的抬起头,晶莹的双眼透着些许不解。

    “没,没什么意思,既然你知道那人不是自杀,那你刚刚为什么不和警察说呢?”葛生不露声色的

    揭过刚刚的话题。

    慕心突然沉默,带着帽子的头低了下去,俩缕如墨的长发从帽边洒落出来。

    “没有人会信我的,从来没有。从小到大,他们总觉的,我说的话很可笑。我在他们眼中,就是在

    说着傻话的傻子,连骗子都算不上。”兜帽下,少女低沉声音传了出来,语气很平淡,像是在诉说一件

    最为平常的小事。少女,早已认命!

    葛生没来由心中一酸,很难想象到,被所有人,甚至被亲人都视作一个错误的感觉。这并不是上古

    时代,感知死亡并不会被奉为神仙,巫女。在现代,这种能力,只会被认为是,恶魔!

    被世界亲赖,却不被人世接纳吗?葛生轻叹一声。

    “你,会相信我吗?”兜帽下,一声轻轻的疑问,声音很小,小心翼翼的样子,连葛生都差点没听

    到。少女,在盼望着那一丝微小的可能,一个久违的认可。

    “我,不相信。”

    冰冷的声音让少女身躯一震,随后,头变得更低。果然吗,没人相信我,还是这个答案!

    一只大手抚上慕心的头,隔着帽子,慕心都能感受到掌心处传出来的温暖,嗯,很熟悉的感觉。

    慕心惊讶的抬起头,入目的,是葛生微笑的脸庞。

    “这种非科学的事,我肯定是不信的,所以,我们去确定真相吧。找到它。然后,让我相信你!”

    “嗯”头一次的,慕心露出笑颜。然后,牵上葛生的手。

    …………………………………………………………

    “话说,现场还封锁着那。”楼顶上,葛生两人望着一条拉起来的封锁线,陷入了纠结。

    警察封锁现场的时间是根据取证范围,证物数量和取证难度确定的。没有明确的时间规定。

    这个案子根据女警所言,是个教科书式的自杀案,没什么疑问可言,所以,警察取证后,没有留守

    ,全部撤走。但因为没有结案,封锁线还在。

    没人归没人,乱闯封锁线还是违法的,所以,葛生一阵纠结,旁边的慕心正默默的注视着他。虽然

    眼神中没有明显的期待,葛生还是能看出,少女的心情很紧张。

    管他呢,反正现在没人,葛生心一横,直接迈腿越过封锁线,走向天台的边缘。

    跳楼的地方很好辨认,楼沿上用粉笔画了一个小小的方格,应该是放手机的地方,葛生走到方格前

    ,往楼下看还能看到与少女相遇的小路。

    话说这个距离是不是远了点,葛生估算了一下小路距离楼房底部的距离,足足有十米的样子,如果

    是跳楼的话,应该是脸朝下自然垂直下落。在加上这只是一座七层的住房,跳下去的话,风向的干扰也不会太大。

    难不成,死者跳楼跳的很欢乐,还撒腿助跑了一波?警方是傻子吗,这点都没发现?葛生有些奇怪的想。

    葛生低下头,仔细看着楼顶的足迹,天台的楼沿下面部分由于风吹的原因部易积灰,但沿顶却不会

    。很清晰的可以看到粉笔线的方格边有几个很明显的脚印。记得警局的那个男警也说过确认了就是死者

    的脚印。至于旁边杂乱的脚印,应该是前来调查的警察留下的。

    这自杀太标准了,除了没有目击者,脚印,遗书,动机,该有的证物全齐了,难怪警方这么快就准

    备结案。

    这年头,自杀的人多了,总不能每个自杀都要仔细辨别一遍是不是他杀,又不是侦探推理剧。

    葛生在天台上转了一圈,周围都是些民居,很老的居民区,楼挨楼贴的挺近。除此之外,也没发现

    什么有用的东西。一转身,留在门口的慕心正默默的望着自己,一双眸子一如既往的深邃无波。看得葛

    生心里直发毛。

    话说,少女,你这样的眼神给我压力好大啊,你还不如来个期待式的眼神呢。我只是调查没有进展

    ,搞得我跟做了什么天理难容的事情一样。

    不过,这里确实没什么有用的信息了。葛生走到慕心旁,对她道:“走吧,去问问附近的人有没有

    相关的信息。”

    慕心倒是没露出什么失望的表情,淡淡的点头,跟上葛生。

    对案件的调查一定不能拘泥于现场的证物采集,对周围人的走访调查也是侦破案件中重要的一环。

    作案者即使能将现场伪装的完美无缺,但现场之外,即使手段通天,也会留下蛛丝马迹。而这些迹象所

    表现出来的肯定不是有目击者看到什么慌慌张张乱跑的人,而是一些不同于寻常的异常。这些异常,会

    进入周围人的眼中,但不会太引起人的注意。

    但问了两圈下来,葛生失望了,周围人对死者的映像仅仅是一个很有礼貌,很乐观的孩子,成绩还

    很好,标准的隔壁家的孩子。这种孩子都是父母教训自己家熊孩子由头,是二十一世纪最该打击的对象

    (该死的现充),话说,不会被哪家熊孩子杀了吧。葛生有些邪恶的想。不过当问起近几天的异常时,

    所有人都表示一切如常,没什么特别的事发生。

    这就让葛生很奇怪了,再细致的凶手也不可能什么迹象也没留下。

    抱着疑问,两人又敲了一扇门。等了一会,没听见回应。葛生又重新敲了几下,这次多用了几分力

    道。

    “谁啊?”门内隐隐传来回应。过了片刻,门轻轻打开。哦,不对。应该说开了一道缝。漏出半张

    青年的面孔,面孔下方,一道防盗链讲门和门框紧紧连在一起。

    青年面孔向外打量了一下,看到两人,首先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问道:“那个,请问,你们是?

    ”

    “你好,我们是警察,来询问一下关于死者的事。”葛生面露官方化的笑容。只不过这笑容在看到

    青年将诧异的眼神转移到一旁的慕心身上时,笑容瞬间凝固。有哪个警察会带着个萝莉查房的?

    “那个,她,她是我同事的女儿,好奇查案的过程,来见识一下。”这个理由,无论你信不信,反正葛生自己都不信。但我是先表明自己是警察,你就不能追问下去,就问你气不气?

    葛生还对着旁边的少女使了个眼色,希望傻女配合自己一波。但回应他的,却是少女有些奇怪的抬头望他。标准的三无萝莉的茫然脸。对三无还抱有期待的自己还真是傻啊。

    葛生的话,青年显然是不信的。但正如葛生所料,任何普通人对警察所说的话都不会深究或者两手一张要个搜查令什么的。正常人对警察总有一个无法消除的敬畏心。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