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警方的调查
    还是萝莉好啊,葛生马上一脸感激的看向旁边的慕心。

    “哥哥,你这家伙,你用什么办法诱骗幼女用这个称呼来称呼你?你果然是个变态。”女警的声音瞬间高了八度。拍桌而起,又炸了一次毛。

    我说,这位警察,你的关注点是不是偏了点。还有,把那羡慕的表情收敛一下。

    葛生是一脸无奈:“人家只是不知道我名字,用个代称而已,你想到哪去了。”

    “哦,是这样啊。”女警瞬间闹了个大红脸,尴尬的坐下。一只手局促的弯着筷子。

    “我说,你来这干什么,警方不是快结案了吗。”趁着女警手中的筷子还没折断,葛生赶紧问道。

    “我来这当然是调查啊,不然能干什么。”女警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葛生,继续道:“死者离居民楼那么远,肯定是被推下来的,还是很大力的那种,总不能跳个楼还要欢快的助跑一波吧,当警方是傻子啊。”

    对不起,我之前还真当警方是傻子来着。

    “这么说,结案只是个幌子喽,你们实际还没放弃调查。”葛生道。

    “对啊,我们调查到死者生前和一个人走得很近。那人是……”

    “隔壁楼的女生。”女警和葛生同时道。

    “你已经知道了啊”女警有些诧异的看着葛生。

    “从死者生前的好朋友那问来的,你继续说,那个女生怎么样了。”葛生道。

    “从学校方面的调查,那个女生叫苏玲,和死者有很亲密的关系。”

    “早恋呗,直接说不就行了,不会有什么家庭反对,海誓山盟,同生共死,来世再会的梁祝狗血桥段吧。”葛生插嘴道。

    “你别打岔行吗,还想不想听了”女警不满的白了葛生一眼。

    葛生立马耸肩,做了个你继续的手势。

    “哼”,女警很是得意的哼一声,继续道:“事实和你想的大大相反,因为学校周围有家药店的录像有拍到那个死者去药店买了打胎药,然后,那个女生当天突然下体出血,被送到了医务室,虽然,当时那个女生以经期异常为理由解释掉了,但是,两者没有关联就出鬼了”

    “我去,还真是打胎”葛生暴了个粗口。自己只是随便开个脑洞,谁知道还她妈真进洞里了。

    “怎么,你之前猜到了?”女警很惊讶的问。

    “没错,但那个猜想我以为纯属扯淡啊。我是万万没想到,现在熊孩子还真是快熊到成年人了。”葛生无奈的抱着头。

    “是啊,现在学校里都充满了爱恨情仇,学校里随便一拉就是一个帮派,打个电话就是一个群架,女生也是各种攀比炫耀,真不知道,那些孩子进入社会后会变成什么样?”女警感叹道。

    “所以,那个女孩是嫌疑人喽,被迫打胎,怀恨在心,然后杀死男友,你们警方是这么想的?”

    “嗯,我们已经将苏玲列为头号嫌疑人,由于未成年人的关系,调查的取证阶段尽量不惊扰到嫌疑人,转入暗地进行。”女警道。

    “但你们还没证据不是吗。”葛生撇撇嘴道:“没录像,没人证,没指纹,遗书还是用手机打的,鉴于女生和死者的关系,即使手机上留下指纹也可以解释过去,只要女生死不承认,在加上未成年人保护法的存在,你们还真拿她没办法。”

    “这也是我们警方苦恼的。我们甚至不能确定第一的案发现场。如果是天台的话,除非有人推,不然很难掉到那么远的距离,不过,即使是个傻子也不会陪刚刚被强迫打胎的女友大白天的跑到天台边上吧。又不是晚上,还能看个星星啥的。我们更愿意猜想案发地点在那个女生所住的楼上,从那的话,距离很近,推下死者后,再跑到另一座楼放好手机。”

    “时间不够,从楼上推下人,再跑到另一座楼,以女人的体力,至少也要15分钟,而且过程中要尽量不引起人的注意,还要在加上一点时间,那个时间,警方已经到场了。嫌疑人没必要冒这个险,在案发现场跑来跑去,太容易被目击到了。”葛生否定了这个猜想。

    “所以我才来找目击者啊?刚刚开始调查第一家,就被你打断了。”女警说出来这的目的,一脸幽怨的看着葛生。

    “咳咳”葛生尴尬的避开女警的视线。谁知道那么巧,好死不死正好撞上。

    现在案情变得很清晰,一个少女,本来开开心心的和自己的男友在校园过着应该被烧死的虐狗生活(fff),然后,两人擦枪走火,**搞出个baby,留种的人又不想要这个种,少女被迫打胎后对自己的男友怀恨在心,找了个机会把自己的男友推下楼,拿着男友的手机,把另一个天台为造成了案发现场。校园恋爱到成人限制级再到情场谋杀,画风变得不要太快,恋爱的腐臭直接变成了尸臭味,所以说,限制早恋还是有道理的嘛,虐狗虐着虐着自己成死狗了。

    “话说,动机这么明显,还有个胎作证,直接抓,咳,请过来询问一下不行吗,你们警察局不是擅长这一套吗,萝卜加大棒,搞得人身心俱疲,最后来一个温柔的警察小姐姐安慰加劝诱,我就不信一个高中小女孩,额,打过胎的女孩能抗住这种套路。”葛生直接道。

    然后,女警就用一个少年你很熟悉流程啊,是不是在某个小房间里有一群亲密的朋友的眼神看向葛生。

    “你再这样看我我报警了啊。”葛生心慌的脱口而出,说完后,葛生知道,自己傻逼了。

    自己今天绝对做了人生中两件最傻的事,第一件是在警察面前冒充警察,然后又在警察面前要报警。

    女警笑够,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道:“你要知道,未成年人犯罪处理起来很麻烦的,一个不好,很容易引起社会舆论,之前有个小男孩偷盗,到警局里教育了一下,出来是不小心摔了一跤,脸上破了点皮,第二天,警局虐待未成年人的报道就上了头条。”

    “所以,除非有证据,还真无可奈何了?”葛生无奈的挠着头。

    “对,人证,无证,至少要找到一个让外界相信的由头,才能请嫌疑人前去调查。”女警肯定道。

    吃饱喝足聊够,三人从餐厅出来,葛生对女警道:“我的情报已经告诉你了,你继续调查吧,我送慕心回家。收起你的眼神,我又不是痴汉。”

    女警一脸怀疑之色,看向葛生的眼神满满的不信任,半响,才开口道:“我会帮你选一波好狱友的。”视线的方向让葛生某个部位莫名一凉。

    送走了女警,葛生对着在身边默不作声的慕心说:“走吧,我送你回家。”

    “我,没有家了”慕心突然道。

    就在葛生自行脑补了一波少女被诅咒,造人排挤,被赶出家门的剧本的时候,少女:“没交租金,被人赶出来了,行李也不小心丢掉了。”

    葛生:“……”

    少女,你今天不会被胎王插了波队,没跳成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