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狱长,不用帮我留床位了
    “要不,你来我家先暂住一下吧”葛生很“艰难”的说道。

    “嗯”回答出乎意料的干脆。喂,少女,至少你犹豫一下啊,没有迟疑的吗,你这样,我压力好大的。

    有萝莉要住在我家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喂~~狱长,不用帮我留床位了,嗯,对,这次合法了。现在的问题是,我到底是畜牲呢还是畜牲不如呢?

    葛生轻轻咽了一下口水,手心紧张的微微出汗,赶忙镇定精神,控制着一根凸起小心翼翼的向那处深邃的小洞凑去,咔嚓一声,葛生打开门,对着身后的慕心道:“进来吧”(想歪的自己面壁,话说,不会被封吧(t_t)/~~)

    慕心仍旧保持着三无萝莉的基本属性,脸上丝毫没有晚上被陌生男子带回家的惊慌,沉默着点了一下头,跟着葛生后面走了进去。

    尬,是真的尬。葛生不知道慕心现在怎么想,但他自己都能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进门后,在沙发上,两人默不作声的坐着,其中一双视线毫不遮掩的注视着注视着另一方。别误会,葛生可没猥琐到一直盯着人家萝莉猛看,反而,葛生被慕心一双血瞳盯得心里直发毛。

    此刻的萝莉,就很端正的坐在沙发上,一双玉手分别放在裙下雪白的双腿上,无波的眸子豪不避让的迎上葛生瞥过来的视线。

    喂,这剧本不对吧,不应该是萝莉瑟瑟发抖的躲在沙发一角,自己淫笑着打量萝莉,然后狼扑上去吗,怎么现在自己变成受了,我男人的尊严呢?掉线了吗?

    “那个”葛生下定决心,突然开了口:“你要去洗澡吗,今天毕竟沾了那么多血,虽然在警局里稍微清洗了一下,但身上还是不舒服吧?”

    “嗯”慕心的回答依旧简短。

    “衣服就先穿我的好了,虽然有点大,将就一下,衣服洗一下,烘干挺快的”葛生将慕心送入家里的浴室。

    门轻轻的关上,然后咔嚓一声,咔嚓,咔嚓呢?门至少关一下啊!葛生欲哭无泪,不带这样的,萝莉,别对我这么放心啊,我对自己都不放心的。家里还有营养快线的。

    听见浴室传来水流的声音,葛生强迫自己要冷静,要冷静,想一想自己之前的女友来过夜,自已是怎么度过和谐,快乐,畜牲不如的一晚的。嗯,撕裂,制服,调教,我勒个去,老子明明没女朋友啊,这些乱七八糟的记忆哪来的。

    就在葛生脑里一团浆糊的时候,一只手突然伸了过来,扯了扯葛生的衣角。

    “我,洗完了”声音很冰冷,但还是萝莉的那种软软的声音,听得葛生突然一阵激动。急忙转过头来,洗完澡的慕心俏生生的站在葛生跟前。

    一头如墨的的长发披散着垂到腰部,萝莉的身躯被一件宽大的t恤遮掩着,很松散,隐隐约约能看到慕心娇瘦的躯体,两条雪白的双腿就这么笔直的暴露在空气中。精致到妖异的脸庞上,血色的双眸正盯着葛生。

    “那我也去洗了”咽了口根本不存在的口水,葛生艰难的移开视线,撒腿就往浴室奔去。再待下去,葛生是真hold不住了。

    ﹌﹌﹌﹌﹌﹌﹌﹌﹌﹌﹌﹌﹌﹌﹌

    一夜过后(个人感觉这个词和事后一个意思)

    慕心缓缓睁开眼陌生的天花板,陌生的房间,身下的床传过来陌生的触感。这是哪里,极罕的,慕心心里闪过一丝慌乱。但马上,昨日的记忆就如潮水般涌入脑海。

    葛生吗?想到昨日那个将自己带到此地的男子。

    那个对自己说一起去寻找真相,让他相信自己的男子。

    这那种温暖的感觉,真的是好久都没体验到过了。昨日,两人牵手的温度仿佛还停留在指间。

    “慕心,你醒了吗”门外传来葛生的声音,声音很轻,似乎是怕打扰到门内的少女。

    慕心一愣,似乎从没有这种被人叫起床的感觉,对于门外的询问,并没有作答。

    门外的葛生似乎等了一会,听见门内没有任何的响应,轻轻的打开了门,一直手伸了进来,将一个袋子挂在了门内的把手上,又小心翼翼的把门关了回去。

    然后,门外的脚步声想起,渐渐远去。

    慕心这才快速下了床,跑到门旁边,拿起门把手上的袋子。

    袋子里装的是烘干的衣服,似乎是刚刚才洗过,衣服上散发着馨香的气息,慕心伸手在衣服上贴了贴,衣服还是暖的。

    这种感觉,能维持多久?慕心心中陡然生出一个自己永远想逃避的问题。

    一直,一直都是这样,永远抓不住。难得却易失去。

    但这次,至少,至少让自己更多的记住它。求求你了,我最为黑暗的命运。

    正在吃饭的葛生从慕心走出来坐到饭桌上之后就是一脸茫然。

    眼前的少女不吃饭,不发呆,坐到身边后就拉着自己的手,然后低下头,一副寻求依恋的样子。

    我,昨晚没干什么吧。葛生突然对自己的记忆不自信起来。我昨天不是畜牲不如吗,少女,别一副被哔了之后毫无安全感寻求依靠的样子好吗。

    “你,不吃饭吗。”葛生无奈道。

    慕心闻言双手一颤,微微点了一下头,收回了一只手,捧着面前的一碗粥喝了起来。

    葛生“……”少女,别握着咱右手,让咱吃饭好吗。

    一顿饭好不容易吃完,葛生正洗着碗的时候,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

    “慕心帮我接一下电话,我现在没空”从厨房探出头,葛生对着坐在沙发上的慕心道。

    “喂,你好”慕心接起电话。

    “葛生?不对,听声音是慕心?你怎么现在和葛生在一起?”电话那端传来昨天的女警的声音。

    “我昨晚,被他带回家了。”慕心的回答一如既往的犀利。打消了葛生从厨房奔出想要抢救的念头。我真是有病,怎么会让慕心接电话。

    “葛生!!!”拿到手机的葛生听到河东狮吼般的声音,差点把手机丢出去。隔着手机都能想象到女警的愤怒。

    葛生看着屏幕上显示的程月的人名,骂了一声脑子进水怎么会把自己的电话给那个脑子明显有水的女警,正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挂掉,当做没事发生过,然后拉黑。

    “葛生,别想给我挂电话,现在你给我带着慕心滚到昨天吃饭的地方,你要敢不来,你就完了,这辈子牢房就是你的家!”

    葛生一脸苦笑的挂了电话,看向一旁的萝莉。

    萝莉日常三无系无辜脸。

    葛生:“……”

    还是考虑一下和萝莉滚过去的问题吧。是带着萝莉一起滚呢,还是带着萝莉一起滚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