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错的孩子
    餐馆内。

    程月一脸怒容,一只手拿着手铐不紧不慢的敲着着桌子。每一下,都敲得坐在对面的葛生心头一跳。

    葛生的旁边,慕心事不关己的低头拉着葛生的手。

    “可以啊你,我果然没看错人,你就是个变态,才一天时间,你就把萝莉拐到家里去了。”程月开口道,一脸的羡慕,哦,不是,是愤怒。

    “我要说这是个误会,昨晚什么是也没发生你信吗?”葛生尴尬道。

    “你当我是傻子吗,都到家了,你这禽兽会放过她?你见过狼放过到嘴的羊吗”程月重重的一拍桌子。

    关键是,我昨晚禽兽不如啊,我要是吃到,这锅我就背了,但我踏马没吃到啊。葛生欲哭无泪,干脆破罐子破摔:“反正慕心成年了,住我那你管的着吗,再说了,人家只是无家可归,在我那暂住。”

    程月显然没想到葛生突然这么强势,一时间,竟也说不出反对的话来,憋了半天,像是突然想到什么的样子,才强行扯了一个温柔的笑容,用着甜到腻的声调,对着一旁的慕心道:“小妹妹,你要是无家可归的话,可以来找姐姐帮忙啊,你可以住在姐姐哪的,绝对比住在臭男人家里舒服多了。

    不不不,住在你家才是真的危险啊,别带坏萝莉啊。葛生心里诽谤道。

    一旁的慕心:“我不是小妹妹!”

    程月:“……”

    葛生心里默默给萝莉喊了一声good jop,少女,关注点一如既往的犀利啊。

    “行了,慕心爱住哪住哪,你也管不着,我又不是禽兽。赶紧说正事,叫我们来干嘛,案子出问题了?”葛生无奈道。

    “可是……”程月还是心有不甘。

    “别可是了,说正事。”葛生无情打断,这女警,萝莉控还收不住了?

    “好吧,这次来找你,是想让你们和我一起接触一下那个苏玲”程月无奈的说出了来意。

    “脱裤子放屁?”葛生马上反应过来。无非是警方的人不好直接接触嫌犯,找几个社会人士凑个数,打个关爱失足少女的由头,再去盘问,这样即使有什么报道也可以解释掉。

    “别这么说嘛,这个事主要的就是性质,只要你们介入,那么盘问的性质就变了,记住,这次是慰问,慰问。关爱未成年少女嘛。”程月尴尬道,破案的事还找两个无关人员帮忙,确实显的警方有点那啥。

    “为毛选我啊?”葛生一脸事情好麻烦不想去的欠揍表情。

    “这不是你们两个熟悉案情嘛。”程月急忙扯出一个温和的笑容,警察的基本技能开启。

    “有好处吗。没好处不去”葛生向后一仰,翘着二郎腿,完美的诠释了,被求的是大爷的姿态。

    程月的表情渐渐僵硬。

    “啊,还麻烦啊,我今天还有事呢。”葛生好死不死的加上一句。

    “姓葛的,你还来劲了不是”程月直接炸毛了:“之前你冒充警察的事情还没跟你算呢,你现在没得选,要不和我一起去,要不你就去捡肥皂,选一个吧。”

    葛生心里对自己道“真男人,不应该怂,正面刚。”

    “我去。”

    “小样,还治不了你。皮这一下你很开心吗?”程月一盘胳膊,一脸不屑。

    葛生一路心里默念着好男不跟女斗,跟在程月后面到了苏玲的家门前。

    程心走上前,按了一下门铃。

    半响,门内传来一个女声:“谁啊?”

    “我们是青少年心里健康中心的,想找苏玲同学询问一下问题,如果苏玲同学在的话,请开下门好吗”程月脸不红心不跳的扯了一个葛生连听都不曾听过的政府部门。

    “咔”门开了,一个看起来挺青涩的少女站在门内,面无表情,对着两人道:“我就是苏玲,请进吧。”

    葛生趁机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少女。白外套,牛仔裤,面庞很清纯的样子,任谁也想不到这是个被人打胎抛弃的悲情人物。

    “你父母不在吗。”葛生环顾了一圈,似乎只有苏玲一个人在家的样子。

    “你们是来问我杀没杀那个畜牲的吗?”苏玲没回答,而是出人意料的直接道。

    坐在沙发上,捧着本子的程月笔差点没拿稳。少女要不要这么直接啊,盘问也是讲究渐进的,你这样,我昨晚准备了那么多的拉近关系方式不是白瞎了吗。

    葛生奇怪的看了一眼莫名脸可惜的程心,心想这货果然靠不住,干脆自己问道:“那么,是你杀了他吗。”

    “是”苏玲重重的说出一个字。

    这次轮到葛生懵逼了,少女,作为一个嫌犯,你不应该百般推脱,诌出一万个不在场证明吗,直接承认是什么鬼,这是推理小说,你这样,作者会写不下去的。

    “你确定吗?凭你现在的话,我可以直接逮捕你的?”程月郑重的问道。说实话,她也没想到苏玲会如此干脆,早知道这样,费那么多事干嘛。

    “是,是我杀了那个畜牲,是他该死。”苏玲本来清纯的面庞突然变得狰狞,凄厉的大声道:“那个畜牲,根本不顾我死活,竟然在我的水里兑了打胎药,把我的孩子,把我的孩子……你说,他不该死吗?”苏玲突然问向程月。

    杀子之仇,放在这个懵懵懂懂获得了一个小生命的女孩身上,几乎是将她的灵魂撕扯的疼痛。葛生想,或许,深爱着那人的苏玲还幻想着和男友一起承受着压力,将孩子养大,过上她最希望的生活,但是这种本应最自然的发展却被自己深爱的人打破,也难怪苏玲如此怨恨,被自己最信任的人背叛!

    “他该死,这种人渣就应该杀了。”出乎意料的,程月竟然点头认可了苏玲,当葛生诧异的眼神投过来时,程心一脸的理所应当,道:“要是没有法律的话,我第一个杀了他。”

    我说,你是警察诶,你这番话要是让上级听到,分分钟摘你帽子。幸好,程月的下一句话转了回来。

    “但你报了仇,你觉得值吗,你的下半生的大半将在牢里度过,你父母怎么想,心心苦苦把你养大,本来你小小年纪怀了孩子就够让你父母痛苦了,现在你要去蹲多少年的牢,你父母这么多年的辛劳直接被你残忍的画上了句号,你忍心吗?”程月一脸怒容。在她看来,孩子犯了什么错,受伤的是父母,承受的是父母,孩子只要做出改过自新的姿态说一声对不起就以为得了,凭什么,父母欠孩子吗?

    泪水在苏玲眼里积聚。“我,对不起他们。”苏玲哭红着眼。

    “你这句话,是最让人恶心的。”女警不屑的道了一句,站起身来,拿出手铐,拷在苏玲的手上。拉着苏玲就往外走。

    葛生赶忙脱掉外套,追上程月,先拉住她,将外套包在苏玲的手上,把手铐掩住。然后对程月附耳道:“你确定要这样吗,趁父母不在,就直接拷走孩子,那明天报纸报道什么都有可能。”

    “我管他什么破媒体,整天除了胡乱写些乱七八糟的报道,除了歪曲事实,什么本事都没有。”程月似乎心里窝着一团火。“她既然承认了,我就要抓她,这是警察的职责,真以为未成年人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得,这女警的脾气好像真着了,葛生跟着程心下了楼。看着程月打了一辆出租车,本来还想跟着的,被女警一句后面没你事了给怼了回来,只能无奈的和小萝莉一起看着程月乘车离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