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失踪的少女,迷茫的程月(一)
    “ok,我们吃饭吧。”葛生将最后一道菜端上餐桌,招呼了一下坐在沙发上发呆的慕心。

    慕心愣了一下,才坐到餐桌上,拿起筷子,又发起了呆。

    “怎么了,还在想苏玲的事吗。”葛生看着少女心绪不宁的样子,不由出声问道。

    “她,为什么要杀人,杀人不应该都是痛苦吗?”慕心抬起头,清冷的血眸充满不解。“世上有不痛苦的死亡吗,我每次,每次造成的死亡,都是那种不能呼吸的痛苦。但人们,为什么,为什么还要杀人,他们不痛吗?”

    少女的声音中透露着说不出的苦痛,葛生不由得漠然。眼前这个看似娇小的少女,到底经历了怎样的绝望,对命运,对世界。

    葛生伸手将慕心的双手我在手心,轻轻道:“杀人,一定很痛苦的。这个世上,杀戮永远都没有意义,没有什么杀戮是应该的,就像是,没有什么死亡不带来苦痛。”

    “那为什么杀戮还存在呢?这么痛,没人想承受的吧。”

    “不知道,谁也不知道。”葛生紧紧握着一下慕心娇嫩的小手:“人类明知道杀戮永远没有好处,但还是盲目的去做,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或许,这就是人类的不由自主。”

    慕心所疑惑的,葛生知道历史上无数人都曾发出这样的提问。无数的王朝更替,带来的都是万吨的枯骨。数不清的无辜者被无情的卷入腥风血雨,数不尽的分离,数不尽的苦难。

    一将功成万骨枯,一朝更迭血海生。

    两人沉默着吃完饭,直到,葛生的手机响起。

    “喂,怎么了,这个时候打电话。”葛生看了一下来电提醒,是程月。

    “葛生吗,能过来一下吗。”程月的声音很沉,似乎在压抑这什么。

    “好,你在哪?我过去”没有多问,葛生不知道程月身上发生了什么,但他清楚除非发生重大的事,那个印象中坚强的女警不会像这样无助道寻求他人的依靠。

    挂了电话,葛生对着慕心道:“我要出去一下,你程心姐姐有事找我,你在家看家吗?”

    慕心马上小跑着到葛生跟前,没有言语,纤手将葛生的手握住。

    “好吧,一起去。”葛生微笑着笑着摸了摸慕心的头。

    程心给的地址葛生并不是很清楚在哪,出门打了一辆出租告诉司机师傅都让人家想了半天,最后那个憨厚的司机大叔才拍了拍脑袋,恍然大悟的说:“嗨,瞧我这脑子,那不是老公园吗,那地方荒了好久了,小伙子去那旮旯干嘛?”

    “没多大事,一朋友约我在那见个面。”葛生呵呵一笑,答道。

    车上,司机有一句没一句和葛生聊了起来。

    “小伙,知道今早儿的事吗,现在全城都传遍了”

    “发生什么事了吗?”葛生平时并没有关注新闻的习惯,国家大事都不知道,更何况同城的小事。

    “就有一女警啊,真不是个东西,趁人家父母不在,偷偷跑人家里去,把人家女儿给拷走了。你说这现在的警察,查案,查案,查人家孩子还躲着人家父母,这像话吗?”司机大叔一副愤然的样子。

    葛生赶忙打开手机,刷了一下同城的新闻。瞬间,一条置顶的新闻映入眼帘。

    “震惊,警方的霸道,趁父母不在强行拒走孩子。”

    满满的uc新闻的风格,夸张到世界爆炸的标题,断章取义,胡乱突出。

    下面的评论区也炸了,九成九都是在狂骂女警。

    “这女警傻逼吧,就算人家孩子犯了错,也该等人家父母啊。”

    “这女警绝对从小被虐待长大的,现在心理变态了。”

    “真实有病,从小缺爱长大的吧。”

    放眼望去,全是用各种话语骂程月的,还几乎都掺杂着人身攻击。

    三人成虎,恶言如狼啊。葛生默默的放下手机。民众都是盲目的,当这种盲目被刻意的引导向一个方向时,舆论的压力将是任何人难以承受的。

    也不知道程月怎么样了,葛生不由得担心起那个属性奇怪的女警,那货能扛得住这次的压力吗?

    “小伙子,到地儿了”司机大叔一声提醒打断了葛生的沉思。

    “哦,好。”葛生愣了一下,向司机大叔递过去一张钱,和慕心一起下了车。

    车停的地方是一条路边,右边是建筑工地,用铁皮围着,但并没有开工建楼的动静,左边就是此行的目的地了,两个花坛中间留了一条路,通往绿意盎然的深处。

    “小伙子,找你的钱,拿好。”司机大叔从车窗中递过来找零的钱,顺便提醒了一下葛生“小伙子,这公园岔路挺多的,要找人可不好找,你最好让人出来迎一迎,别过会儿迷了路。”

    “知道了,谢谢师傅。”葛生接过钱,对司机的提醒表示感谢。便和慕心一起步入了废弃的公园。

    公园看样子废弃了很久了,到处是杂草丛生,甚至将一些道路都掩盖起来,路旁的树由于没有人的压制,发疯似的生长,盖在道路上方,让葛生不得不全程低着头。

    这地方,个矮的

    这公园岔路确实很多,但葛生找人还是有一套的。对于程心这种心情不好的人,大陆和小路就选小路走,林深和林浅就选林深,最后往有水的方向一钻。

    果然,程月就一个人孤独的坐在一个小湖边的树下,头深深地埋在双腿间。

    “不开心?”葛生走到程月身边,和慕心找了块地坐下。问了一句毫无营养的废话。

    “你怎么找到我的。”程月没抬头,也没回答葛生的问题,而是反问一句,声音带着哭腔。

    “基本的推理。”葛生答了一句。

    “和我爸一样啊,小时候我爸也是天天这样找到我,每次我问,都是一样的回答。”

    接下来,程月低着头,用低沉的语气,给葛生讲了一个故事。

    一个当警察的可靠爸爸,一个当教师的温柔妈妈,一个调皮可爱的女儿,组成了一个温暖的家庭。

    知道,有一天,女儿回家,在路上被一个学校的不良少年拦截了。

    女孩很害怕,在不良将手伸向她的时候,扬起手中的书包,砸向那个不良。

    书包没砸坏少年,但是将少年砸倒了,少年的脑袋,正对着路沿。

    少女杀了人,本来是自卫,应该没事。但少女杀了人,惊吓过度,丢下书包跑掉了。

    直到,尸体第二天被发现,少女,被死者家人告上法庭。

    警察爸爸动用了所有关系,用尽了所有办法来找为女儿开脱的证据。

    最终,法庭判少女无罪。

    但,外界对两人的评价是:警察的子女杀了人,竟然无罪释放。

    警察内部的说法是:杀人犯的父亲,竟是个警察。

    爸爸为女儿考虑,为女儿转了学让女儿免受同龄人异样的眼神。而他自己也承受不了压力,辞了职。

    最终,在求职与外界的偏见下,爸爸抑郁成疾,离开了母女俩。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