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是谁,杀死了天使?(一)
    昏暗的房间里,沉睡的少女缓缓苏醒。

    苏玲睁开双眸,入目的是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自己好像处于一个封闭的环境中,只有一束微光从墙角一个小洞中射入。

    自己,这是在哪里?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我不是逃到家里了吗?

    苏玲最后的记忆还停留在自己慌乱的跑回家,收拾东西的时刻。然后,脑袋就忽然一痛,视线骤然变暗。

    这里好黑好安静,苏玲本能的想站起来离开这种环境。挣扎着起来,又快速倒了下去。

    苏玲才发现,自己的手脚被绳子牢牢的绑着,虽然看不清,但苏玲知道,被绑的地方一定范白了,因为那些地方,自己已经没了知觉!

    谁来,谁来帮帮我,苏玲想呼喊,嘴巴里,一点声音都发不出。

    谁来,救救我!

    仿佛是响应了苏玲的呼唤,一道脚步声响起。

    古旧的门发出吱呀的难听声响,光束照了进来,快速的变宽。苏玲被光刺得闭上双眼。

    “醒了吗?”熟悉的声音传入苏玲的双耳。苏玲的身躯猛地一颤。

    瞬间,惊诧,不解,恐惧,失望,充斥了少女的脑海。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苏玲想呐喊,喉咙还是发不出声音。

    “你躲什么啊?”不知不觉,苏玲已经缩到了墙角,声音的主人话语中充满不解,慢慢的靠近。

    “我是多么爱你啊?”苏玲感到一只冰凉的手触上了自己的脸颊,少女的身躯不住得颤抖。一股凉意从少女当然背部上升,又扩散至全身。

    “我那么爱你,你为什么,为什么……”那只手从原来的抚摸逐渐变为大力的揉捏,仿佛要把苏玲的脸颊撕碎。

    “为什么,为什么?啊?”

    力道逐渐加大,苏玲感到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救……救……我。苏玲在自己心灵最深处祈求。

    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匆忙的脚步声。

    “嘁!有人来了吗。”声音的主人收回了揉捏的大手,快速起身,闪了出去。门再一次关闭,消逝的光芒下,少女在无声的哭泣。

    ————————————

    “你确定在这吗?”程月抬着头,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建筑。

    说是建筑都有些过了,眼前就是一片废墟。破落的房屋,碎裂的墙体,坍塌的小楼,墙角厚厚的青苔轻泣着这被遗忘的角落。

    这里,是城市最早的城区,确切的说,是老城的一角。开发新区时,高垫的地基使这里地势变得低洼,常年积水,住在这里的人就陆陆续续的搬了出去。久而久之,这里,就成为了一座死城。成了,被时光背弃的角落。

    “没错,就是这里。”葛生走上一块斜倒的墙体上,环顾了一下周围。这个地方,还真是藏人的好地方啊,到处是空隙,空屋,真有人想藏在这里,随便找个地方一钻,没个百号人,还真不一定能找到。

    程月也看出了这些困难,不由得皱眉对葛生道:“这鬼地方怎么找人,要不我打电话喊人过来吧。”

    “不用,我有办法。”葛生自信一笑,拿出手机,回想了一下苏玲日记里的那一串数字,似乎是少女买手机之前记下来的,没想到现在派上了用场。或许,这就是玄而又玄的命运吧!

    葛生按下了拨出键,片刻后,一个铃声从一个方向响起。声音很小,但这里的环境安静的过分,所以,这唯一的声音就格外清楚。几乎是同时,物体碎裂声音从同一个方向传来。

    在那,葛生立刻转头。找到了啊,天真的熊孩子。葛生放下手机,嘴角微微扬起,鹰一般锐利的眼神射向那个方向。

    “耍什么帅啊,还不快给老娘追。”程月一脚给葛生破了功,拉着一旁的慕心就往前跑。

    暗叹一声真男人从来都帅不过三秒,葛生赶忙也跟了上去。

    这里的地面上全是碎石,很不好走,即使程月用尽权利,速度也加不快,更何况还拉着慕心小萝莉。

    三人穿过了几条小巷,停在一座小楼前。

    小楼很破败,但比起它周围的建筑,却要好上几个档次,至少主体框架还在,墙上虽然爬上了几缕裂缝,但却没有断裂坍塌的地方。

    “应该是这了吧?”程月望着眼前的小楼,语气有些不确定。刚刚电话铃声响的时间很短,以她的耳力也只是确定了大概的位置。

    葛生打量了一下四周,视线最终停留在了一簇明显被压过的杂草上,很明显的,一丛低矮的杂草中间莫名的凹下去一部分。

    葛生走上前蹲下,手伸进草堆里摸索了一下。马上,手又收回来,手上多了一步碎裂的手机。

    “真是暴力的机智啊。”葛生随意的又将手机扔了回去。

    手机的屏幕完全碎了,但电源还发着热,明显是刚刚扔的。显然是刚刚的人急切的想将铃声关掉,急中生智,干脆直接摔碎了手机。

    看了一下四周,都是些坍掉的平房,显然周围并没有什么可以藏身的地方。那么,眼前的小楼,很有可能就是此行的目的地。

    葛生拔腿就往里进,然后又被程月一把拉住。

    “你就这么往里冲啊,别这么刚啊……”警察良好的教育告诉程月,一般这么愣头青往犯罪窝点冲的,事后,所以警察都会给他鞠一次躬。

    “不然嘞?”葛生面露天真的回问一句。

    “应该在外围先探查一下,至少要确定一下嫌犯的位置,再确定一个详细的营救方案……喂,别走啊”

    趁着程月废话的时间,葛生已经步入了小楼。

    程月赶忙拉着慕心也跟了进去,正好看见葛生正推开一扇吱呀的门。

    光束射进去,照在里面的一个墙角上,一张少女惊恐的脸颊映入两人眼帘,正是失踪的苏玲。

    “不用怕,是我们,来救你的。”程月看到苏玲后急忙,想冲进去。

    “等一下。”这一次是葛生把程月拉了回来。

    门还在缓缓打开,光照的范围也在慢慢加大。一双狠厉的双眼被一条光暗分明的线慢慢扫过。

    竟是凌越!

    程月骤然握紧双拳,眼前的凌越藏在苏玲的身后,一只胳膊死死的锁住苏玲的腰部,而另一只手的末端,一把匕首正顶着苏玲的脖子,尖端陷入皮肉,点点血迹从苏玲娇嫩的皮肤中沁出。

    “熊孩子,你是真的皮啊。”葛生走进门内,正面对着一脸怨恨之色的凌越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