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是谁杀死了天使(二)
    没错,凌越在葛生眼中就是一个熊孩子般的存在,从第一次的见面,到现在的垂死挣扎。都是幼稚到爆炸。

    现在算什么,最后的叛逆?葛生看向拿刀的凌越的目光中带着鄙视。

    “说实话,我还以为你会逃掉呢,抓住你可比抓住一个小姑娘要难多了。”葛生开口道。

    葛生一开始显然低估了凌越对苏玲的恨意,哪怕不逃走,也不会放过苏玲。

    “逃,我为什么要逃,我有什么错吗。”凌越的表情变得狰狞。“我就算是去坐牢也不会放过这个婊子。”

    “凌越,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做,是你杀了罗海,对吗?”苏玲痛苦的扭动了一下身体,眼中含泪对着凌越。

    “闭嘴,你还有脸跟我提他,你们两个狼狈为奸,同时背叛了我,我杀了他有错吗?”凌越愤怒的吼道,手上不受控制的加了几分力,刀尖又没进去一点,苏玲痛苦的呻吟一声。

    “话说,罗海是谁?”一旁的葛生听到这个陌生的名字,悄悄的凑到程月的耳边问。

    程月闻言无语的白了一眼葛生,无奈的小声道“就是那个打胎的渣男,话说你到现在连死者都不知道啊?”

    “嘿嘿,没注意,没注意。”葛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查了半天案,连死者的名字都不知道,从某种意义上讲,也是够奇葩了。

    “喂,你们两个在嘀咕些什么,你们来回答,我杀了罗海有错吗?”凌越愤怒的声音将出戏的两人又拉了回来。

    这两货,杀人现场还走神聊个天,喂,现在我要杀人啊,尊重一下好吗。(恶搞版凌越的内心独白)

    “没错,没错,老婆都被人艹了,这事儿要忍了,下面的把就白长了。”葛生附和道。

    听着葛生粗俗的回答,程月忍不住又对他白了一眼。这么回答不是挑事吗,至少也要劝一下说虽然你被绿了,但你当然是原谅她啊。

    综合所有的证据,葛生总算是把案件所有的过程摸清了。无非就是苏玲和凌越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天生一对,然后,自家兄弟罗海突然把凌越给绿了,还特别嚣张的和嫂子在学校里亲亲我我,最后甚至还冒出个打胎的消息。冲动的凌越同学气急之下就把罗海给杀了,现在还想杀了背叛自己的苏玲。这剧情拍成电视剧收视率绝对超过回村的诱惑,捧个最佳演员什么的随随便便。额,又走神了。

    葛生赶忙收回飘到外太空的思绪,对着凌越道:“孩子啊,你误会这位少女了。”满满的温和老爷爷的语气。

    程月:“……”自己是不是不应该带他来办案,画风都变low了。

    “误会,哪来的误会,你知道吗,罗海跟我说的时候我还不相信,直到他发了和这个婊子床上的照片,我才知道自己真是傻,居然相信这个婊子。”凌越大声道,眼神中透露出极致的怨恨。

    这。罗海还真是作死啊,上了嫂子,不偷笑着占便宜,反而对大哥说,都是嫂子主动的,作死作出天际了,他不死还真没天理了。

    被挟持的苏玲早就被凌越一口一个aozi叫的泪流满面,或许她从没想过自己在最爱的人眼里居然变成了这种形象。

    “对不起,我真的,真的没想过,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善良的少女,知道现在还在说着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有用吗,你知道吗,我从小,从小都被他压着,无论是学习,运动,我从没有超过他,那个家伙,最喜欢去我家,其实就是因为他希望看见我的父母当着他的面数落我的样子。这些我都忍了下来,直到我拥有了你,我以为,只要有了你,一切都不重要了,但是他,那个畜牲,把我唯一珍惜的都抢走了,你说他该不该死,你说你改不改死?”凌越的话语中蕴含着无穷的怨恨,话音刚落,凌越的手就想用力。

    “住手。”趁说话的时机,悄悄走过去的程月干脆利落的批手将刀夺下,一脚将凌越踹了出去。

    整个动作干脆流畅,就连亲眼看着程月摸过去的葛生都没想到程月的身手竟然如此好。

    我去,这女警武力值有点高啊,自己天天撩她算不算也是在作死。

    狠狠地撞到身后的墙上,凌越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落到地上。

    “别打他!”苏玲惊呼道。

    “你还护着他。”

    “不用你假惺惺的帮我。”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前者是一脸不解的程月,后者是捂着胸口的凌越。

    “你个人渣,白瞎了这么漂亮的女孩,怎么会看上你。”程月愤愤的把一个厚厚的本子甩到凌越身上。“看看吧,人渣。”

    葛生看得清楚那个本子,是苏玲的日记,他还真没注意到程月把这本日记带了过来。不过,现在这种时刻,这东西反而是最关键的了。

    “这是什么。”凌越一把住本子,问道。

    “看来你还不知道,你的小女友竟然还有记日记的习惯吧,打开看看,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好事!”程月火气上来,对着凌越大声道。

    凌越翻开日记本,缓缓向后翻看。

    “不可能。这不可能”像是看到什么难以置信的信息,凌越双目骤然睁得滚圆,翻页的速度加快。

    七月一日

    对不起,凌越,我知道你很痛苦,但我不是故意要远离你的。我不再是你眼中那个纯洁的苏玲了。

    我,配不上你!

    “我,我到底干了些什么啊?”凌越停下翻页的动作,哽咽着低下头。

    “凌越,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刚刚被解开绳索的苏玲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跑去和凌越抱在一起。

    两人抱头痛哭了起来。

    此刻,,两人都只是做错事在懊悔的孩子。但,任何人都没有不承担责任的权利,孩子也不例外。

    “事情总算是解决了。”程月走到葛生旁边,看着痛哭的两人。

    “嗯,解决了啊。”葛生感慨了一句。

    “话说,罗海到底从哪座楼上被推下来的我们还不知道呢。”

    “你管这么多干嘛,警察注重结果就行了,过程是侦探要深究的,我都不在乎,你还想这些干嘛?倒是那个胎王一死就轻松了,看看他造下这么多孽。”葛生埋怨一句。

    恶人的灵魂早早的下了地狱,但世上呢?

    一个堕落的天使,一个懊悔的少年。

    …………回忆…………

    “凌越,凌越,快来啊,看这边,这小楼很漂亮呢。”

    “真的啊,我们发现宝藏了,这个小楼就当作我们的秘密基地吧。”

    “当然了,以后我们可以一直到这里玩,太好了呢。”

    “那么约定了,以后我们长大了也要来这里玩。”

    “嗯,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哈哈哈哈”

    孩童天真的笑声仿佛会一直响彻在这废弃的地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