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苛求着呼吸(三)
    胡深的离席并没有打扰众人的兴致。

    本来胡深就不是应该来这场聚会的人,他的出现对众人都是一个意外,他走了,众人反而聊得更开。

    “葛生,听说你现在是个知名的小说家?你小子混的可以啊。”陈霖仰头灌下一杯红酒。牛嚼牡丹的样子让葛生恨不得给他来**啤酒。

    “还行吧,混混日子,有一小搓读者而已。”葛生谦虚道。他倒是也想吹吹自己,只是自己那几部作品确实没什么好吹的。放在书架上属于那种买了消遣,不买不赔的小说。这年头,推理小说真没有什么市场。你看其他小说,大段大段的装逼泡妹子,写下来基本都不用动什么脑子,但人家看起来爽、得劲啊。在看推理小说有什么,作者写起来死一堆脑细胞,写不好还被人喷,读者读起来也是很枯燥。

    所以说,快餐小白文是现在大势。迎合了如今社会上普遍人群快节奏的生活方式,在这种节奏下,传统文学受到挤压是在所难免的。

    “你呢,之前你不是说进了大公司吗,能往上混吗?”葛生回问道。

    “混什么混,要上去,要不就靠关系,要不就是色,你说这两样我有?”陈霖大口灌了一口酒,重重的将酒杯碰在桌上。“我现在日子挺自在,也不想和那些人挤什么位子了,整天混吃等死打游戏,梦寐以求的生活。”

    “要不要回校读研,我把现在的导师介绍给你,我记得你成绩挺不错的。”单伟开口建议道。

    他和陈霖都是化学系的,差别就是,一个选择读研,一个早早选好了工作。

    “读个屁研,老子当年幸好面试没通过,研究生就是给导师跑腿的,整天端茶递水,记数据。研究出来的成果还不都是导师的,我才不去受那个罪。”陈霖口中对读研很是不屑。

    “我就是提个建议,再说了,导师哪有你说的那么刻薄。”单伟笑着又给陈霖到了一杯酒。他和陈霖关系很好,即使被陈霖如此反驳,也没什么怒意。

    “那学姐呢,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我记得你当时可是文学院第一大才女呢。”葛生对着李珺笑问道。

    “什么第一才女的,还不是你们这些人编排出来的。”李珺笑骂一句。

    这个称号还真和葛生几人有关系,社团招新的时候,葛生嫌发糖这个点子没什么心意。看别的社团都是靠美女帅哥吸引人气。几人合计一下,索性给学姐安个名头,做个社团的最佳名片来宣传。一来二去,文学院第一美女的头衔就落在了李珺头上。当然,也是李珺本来就才貌双绝,基本上也没人反对。

    “我现在在担任一个杂志社的副主编,主管一个板块的内容。”李珺轻声道。

    “是吗,做主编权利很大吧?下次能关照一下吗,我也想投个稿。”一旁默不作声的张媛突然来了一句,虽说是在笑脸求人,但话语传到众人耳中总有种别扭的感觉。

    “还行吧,权利倒是没有多少,但如果你来投稿,我肯定会帮忙的,毕竟都是朋友嘛。”李珺笑道。“朋友”两字,她咬的很重。

    气氛一下尴尬起来,葛生能感觉到张媛和学姐之间,似乎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矛盾。

    “吃饭,吃饭,别光顾着喝酒,学姐的手艺,大家别放过啊,下次就没机会了。”饭局到了这种气氛,就需要一个和事佬,葛生站了出来。

    “对啊对啊,李珺学姐的手艺,真是没得说,尤其是这糖醋排骨,五星级大厨都答不到这个水平。”陈霖适时的夸张叫到。

    “这么多菜,都堵不住你这张嘴。”没人会讨厌奉承,李珺笑着拍了一下陈霖脑袋。

    葛生正吃着,突然察觉到自己的衣襟被扯动了几下。

    低头,看向坐在一旁的慕心。

    “那里,火种熄灭了。”慕心一边伸着小手拽着葛生的衣服下摆,一边指着头顶的天花板。

    熄灭,什么熄灭了,天花板上着火了?葛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抬头看向天花板。

    “火种熄灭!”突然想到少女之前说的话,葛生终于反应过来。“确定吗?”葛生望向慕心。

    “嗯。”慕心点点头,血色的眸子依旧深邃肃穆。

    话音刚落,葛生立刻向楼上冲去。一旁的慕心小跑着跟上。留下原地错愕的众人。

    “怎么了?”陈霖拿着杯子,呆问了一句。

    …………

    …………

    葛生冲到楼上,见一个卧室正开着门,缕缕黑烟从卧室中冒出来,没多想,葛生直接冲了进去。

    卧室内,已经是浓烟滚滚。

    在哪,进了卧室,葛生循着烟雾找到了着火的地方。

    浴室!

    隔着磨砂的玻璃,葛生能看到浴室内明亮的火光。

    葛生一脚踹向浴室的门。竟然没踹开,浴室的门锁了!

    该死,这货洗澡还锁门?怕人冲进去吗。

    葛生寻了一个椅子狠狠的砸向浴室的门。

    “呯”玻璃应声而岁。暴露出里面的情景。

    地上一团不知什么物件正熊熊燃烧着,冒出滚滚的黑烟。

    “怎么会着火?”慢一步上楼的众人也惊在原地。

    “家里有灭火器吗?”葛生对着李珺急切道。

    “有,在那个柜子里。”李珺明显有些受惊,愣了一下才回答道。

    “胡深,胡深在里面,快,快救救他。”张媛突然惊喊着冲向浴室。

    “拦住她。”不用葛生说,陈霖也赶紧把张媛拦了回来。

    葛生也已经从柜子中取出灭火器,拔下栓,对着火源就是一顿猛喷。

    火源就是地上一大块不知名物体,虽然家庭用灭火器喷射量较小,但这种小火源也顶不住专业的灭火器。

    很快,火势熄灭。只有浓烟还在冒出。

    单伟赶紧打开所有的窗户。

    没等烟雾散尽,葛生拿袖子包住手,从里面打开浴室的门,走了进去。

    被烟雾呛了几下,葛生挥挥袖子挥散积块的烟雾。

    浴室内的情景展现在众人眼前。

    胡深,那个儒雅气质的男人,睁大着双眼,全身**,正倒在浴缸里。

    胡深高抬着头,被熏黑的脸上满是痛苦。最关键的事,他张大着嘴巴,喉咙夸张的凸起。

    他,在苛求着呼吸!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