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失火,密室
    “报警。”葛生厉声道。

    胡深,之前还和众人谈笑风生的男子,学姐的丈夫,就这么死在了浴缸里。

    张媛冲进浴室,看到胡深的死状,一下跪在地上,捂着脸开始大声的哭泣。

    这女人哭什么,葛生有些奇怪,又扭头看向学姐。

    李珺一脸复杂的看着胡深的尸体,眼神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芒,有不解,有迷茫,甚至还有着一丝怨恨。

    “已经报警了,警察十分钟之后到。”单伟放下手机对着众人道。

    “好。”葛生点点头,对着众人大声道:“现在,所有人退出浴室,不要破坏现场。”

    所有人都走下了二楼,张媛也被李珺搀扶着走下楼。

    十分钟后。

    “谁死了,哪呢?”一个女警摔门而入。

    这声音,这气势,有点熟悉啊。

    葛生看向门口,和女警对视了一眼。然后,两人面面相觑。

    “怎么是你?”两人同时开口道。

    没错,气势冲冲走进来的女警正是上个案子遇到的程月。

    “额,好久不见。”葛生尬笑道。他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程月。

    “好久不见个屁,前天才见过。”程月不屑的撇撇嘴。然后对着一旁的慕心献媚道:“小心心,两天不见姐姐,有没有想我啊?”

    小心心,这什么鬼称呼,好恶心。

    慕心很干脆的躲在葛生的身后。

    “说吧,人死哪了?”在小萝莉这里吃了鳖,程月很不爽的对葛生道。

    葛生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天花板。

    “你们几个,上去。”程月气势十足的向身后挥挥手,然后,一队警察鱼贯而入,快步去楼上冲去。

    “你,也跟我上去。”程月对着葛生伸出一根玉指。说完,也不等回答,扭头迈着修长的双腿走上楼梯。

    葛生见状只得屁颠屁颠的跟上。这女警,做事真是风风火火!

    一行人上了楼,看到了浴室中的情景,都倒吸了口冷气。

    饶是以程月警察的见识,看过的死人不计其数,也觉得头皮发麻。

    人类痛苦到极致的表情,睁大的双眼中满是不甘,死者生前尽力将口腔张到最大。

    因为,他是被活生生憋死的。

    “程队,死者的口腔和鼻腔中全是塑料燃烧的废料,初步断定,应该是浓烟进到呼吸道里,导致呼吸受阻,在加上燃烧耗尽了空气,把死者给活生生的憋死了。”检查尸体的法医站起一个,对着程月道,然后又指了指地上焦黑的一团:“火源应该是这个浴霸。”

    程队,什么鬼,这女警竟然是刑警队队长?这么年轻?葛生狐疑的看向程月,没想到被程月的眼神逮了个正着。

    “看什么看,有什么看法,赶紧说?”

    葛生无奈的摸了摸鼻子,开口道:“死者应该不是被烟呛死的。”

    “哦,怎么说?”程月疑惑道,显然,她也觉得胡深是被呛死的。

    “你看,死者的喉咙,凸起太严重了,显然死者生前急切的想呼吸,而且,这种呼吸动作并不受死者控制,是身体的本能。”

    “说重点。”程月不耐烦的打断了葛生的话。

    “这就是重点。”葛生正色道:“你说,在什么情况下,人明知道空气中全是烟雾,还要去大口呼吸?”

    是呀,死者又不傻,浴室中全是黑烟,这时候被呛到肯定是向下咳嗽,怎么会仰头呼吸。

    除非是……

    程月抬起头来,对上葛生肯定的眼神。

    “你是说,哮喘症?”

    “没错,就是哮喘症,死者喉咙张大,鼻腔扩张,应该是哮喘发作了。而发作的源头……”葛生当然目光投向了地上烧的不成形状的浴霸。“罪魁祸首是它,没错了,塑料的燃烧会在空气中放出黑色的烟雾,这应该是哮喘发作的诱因。”

    “程队,在死者的衣服中发现了治疗哮喘的药物。”一个警察走过来道。胡深的衣服就放在浴室的床上。警察一搜就搜到了随身带的应急药物。

    死因已经确认了,就是哮喘,但……

    “你觉得这是一起意外吗?”程月对着葛生道。

    从现场来看,确实就是一场意外,胡深进浴室洗澡,突然浴霸起火,产生的烟雾又恰好引发了他的哮喘症,让他死在了浴缸里。

    “浴霸能检查出什么问题吗?”葛生没有回答,而是转头问向检查的警察。

    “浴霸上的线路全烧毁了,看情况应该是线路老化引起的失火。”一个警察回道。

    “那,应该就是一场……”葛生刚想断言,手上突然传来一个柔软的触感,低头一看,慕心正用她那柔软的小手握着葛生的手腕。

    眸子,血红的眸子望着葛生。

    “队长,这里有发现?”一个年轻的警察突然大喝起来。

    “怎么了?”程月赶紧赶过去。

    “队长,你看这里。”年轻的警察轻轻移开胡深垂在地上的一只手。

    一个清晰的“x”的字母。在地板上。

    不是小说中什么用血写的,而是乳白色的粘稠液体。

    “这是,沐浴液?”葛生走过去,拿手沾了一点液体,放在鼻下嗅了嗅,一股清香的味道,葛生向四周看了看,一**沐浴液正倒在地板上。

    意外现场出现死者的记号说明什么?

    这是一场谋杀!

    一次精心的密室谋杀。

    “马上封锁别墅,清点人数,禁止任何人出入。”程月马上回过神来,对着手下厉喝道。

    “是,队长。”马上几个警察跑了下去。

    “谁是这别墅的主人?”程月对着葛生问道。

    “是我的学姐,准确的说,应该是他们两个。”

    “他们?”

    “还有那个。”葛生指了指躺在地上的那货。

    “他们是夫妻?你学姐是楼下哭得死去活来的那个吗?”程月回想了一下来时楼下的情景,虽然只是一瞥,但张媛哭得动静太大了,由不得人不注意。

    “不是,是安慰哭的人的那位。”葛生艰难的答到。

    说完后,女警看傻逼的眼神就投在自己身上。

    你在逗我?程月的眼神是这么说的。

    我也想知道啊。葛生欲哭无泪,丈夫死了,妻子莫名淡定,反而一个应该不想干的人哭得死去活来,什么鬼,鬼都知道有问题啊。

    “算了,一个个盘问吧。”程月更加奇怪,但她坚信一个信条。

    警察的盘问总能得出一个结果!

    至于盘问的过程,谁知道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