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错综复杂
    葛生三人下了楼。

    大厅中的众人的视线瞬间集中过来。

    程月直接找上了抱着张媛的李珺。

    “你是这栋房子的主人吗,我们需要一个安静的空间来向你们问一些事情。”程月道。

    “好,楼下还有间客房。”李珺轻声答道,神情有些落寞。

    “怎么回事,这不应该是一场意外吗,怎么还要盘问。连门都封锁了。”陈霖突然道。

    程月闻言皱了一下眉头,并没有说出死者留下记号的事情,而是道:“这只是例行盘问,另外,警方还没有证据确定这是一场意外。”

    记号的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程月没打算说出去。

    “既然你是死者的妻子,那你先来吧。”程月对李珺道。

    李珺没说话,轻轻点了点头。

    两人在众人的目光下走进一个房间。

    “怎么回事,葛生,胡深的死不是意外吗?”程月刚进门,陈霖的话匣子一下打开了。

    “警方断案哪有这么快,即使是意外也要经过再三的确定,你是不是柯南看多了把警方当傻子了,真正现实中的案件从探案到断案要经过好多程序的。”葛生笑道。

    他也不打算说出“x”记号的事。

    因为,这里的人,都有可能是

    凶手!

    “警方不会认为这是一场谋杀案,然后,凶手在我们之内吧。”单伟突然笑道。

    话一出口,所有人身体都是一颤。

    没错,以葛生的视觉捕捉能力,能确定在场的所有人闻言都是一惊,包括,从始至终都保持这面如死灰的张媛。

    总觉得,事情有些复杂啊。

    将所有人的反应看在眼里,葛生思考起来。

    突然,手机颤动一下,葛生打开页面。

    有一则qq消息。

    陈霖:“,学姐的丈夫出轨了,对象就是张媛。”

    晴天霹雳的信息!

    葛生看向陈霖,后者对他轻轻点了点头,表示确定。

    这消息雷人了,葛生想想学姐的样子,再看看张媛。

    嗯~这胡深眼瞎吗,审美观从哪弄的!

    不过,这也解释得清楚为什么张媛一副哭倒长城的架势,而学姐死了丈夫也不为所动了。

    众人也不是瞎子,两人在见到胡深的死状的反应都看在眼里,虽然都憋着疑问,可都没出生问,而现在,这个疑问在陈霖这里得到确定。

    过了一会,李珺从房间里出来了,表情依旧严肃沉默,不知道被问了什么。

    “下一个。”程月冷冷的声音从房间中传来。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愿意起身。

    “下一个。”程月的声音再次传来,音调变得严厉。

    “我去吧。”陈霖主动站起身,走进房间。

    “咔。”门被关上。

    众人的眼神若有若无的瞄向李珺。

    李珺坐在沙发上后,也不说话,头沉沉的低下。

    从葛生的视角望过去,正好看见学姐的侧脸,美丽的双瞳睁大着,樱唇微颤着,像是在思考,或者是在发着呆。

    看着学姐这副样子,葛生想去安慰一下的想法只好打消。

    经此事件,即使葛生是个出轨的货色,学姐也需要静静。

    周围的人一个个进去。

    单伟,张媛,最后……

    “葛生,进来。”门内传来程月的声音。

    闻言,葛生站起身,向房间走去,当然,带着慕心。

    门被葛生关上。

    坐在靠墙桌子旁边的程月用眼神指了一下客房中间的床。

    葛生和小萝莉坐下。

    “你不会连我都怀疑吧。”看着程月拿着笔,摊着文件夹的架势,葛生无奈道。

    “你没有嫌疑?”程月冷笑一声,道:“你不是喜欢那个李珺吗,把人家丈夫杀了,妹子不就是你的了吗,这剧本多好啊。”

    神经病的剧本,程月怎么知道这件事,肯定是陈霖那小子,被警察一问,吓得恨不得把十八代祖宗都抖出来。

    “关键是我来这之前不知道人家都有老公了啊,再说了,那喜欢都少年前了。”葛生苦笑到道。

    “哦,那你来这个聚会的目的是什么?不是为了你那美丽的学姐?”程月讥讽道。

    陈霖,我要杀了你,你到底说了多少。

    心里恨不得把陈霖大卸八块,葛生还是保持着委屈的表情。

    “行了,别装委屈了,真恶心。”程月厌恶的摆摆手,把手中的文件夹甩到葛生身上。

    确实,葛生没什么嫌疑。正如他所言,他和胡深是第一次见,见面就杀实在是太扯了。

    “这上面就是口供,你觉得谁是凶手。”程月指了指文件夹。

    “看起来太麻烦,你直接说吧。”葛生把文件夹扔到一边,对着程月道。他最讨厌看什么文字,学生时代养成的好习惯,书本用来助睡。

    “最大嫌疑人就是你学姐。”程月干脆道。然后,眼神投向葛生。

    出乎意料的,葛生并没有露出什么意外的表情,笑道:“继续,还有谁。”

    “你不奇怪,把你的女神列为嫌疑人?”程月忍不住问道。

    “有什么好奇怪的,是我也觉得学姐的嫌疑最大,赶紧继续。”葛生无奈笑道。

    也正如他所言,李珺的嫌疑大得不能再大了,丈夫出轨,妻子杀了泄愤,最正常不过的剧情,连推理都不用。

    “你真无情。”程月给葛生扣了个帽子,看着葛生一脸苦笑的表情,又道:“还有一个嫌疑人,张媛。”

    “狗血的剧情。”

    “没错。真的狗血。”

    “我认为张媛的嫌疑可以加大一点,毕竟是她将酒倒在胡深的衣服上的,无论是刻意制造的巧合,还是一个恰好迎合凶手的良机,凭这一点,直接拘押不过分吧。”葛生道。

    “你这算为你的女神脱罪吗。”程月调笑道。

    “当然不是,我只追求真相。”葛生正色道:“有时间方面的信息吗,上午都有谁上过二楼?”

    “很遗憾,都去过。”程月给了葛生一个意料之外的回答。

    按理说聚会在一楼,而二楼又是卧室等私密区域,正常人应该会避免上去,怎么会都去过?

    收到葛生疑惑的眼神,程月解释道:“张媛似乎昨晚熬了夜,去楼上睡了一会,陈霖和单伟都是因为楼下的厕所正在被使用,就去楼上上厕所,至于李珺……”

    程月突然停下,看向葛生。

    葛生会意。

    李珺是女主人,什么时候去做手脚都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