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内情
    “你说,有没有可能这只是一场意外,但是死者却错认为有人想杀他,于是留下了信息呢。”葛生突然道。

    这种案件虽然不多,对警方来说还是挺常见的。总有人疑神疑鬼,尤其是一些暴发户之类的,发了财,心惊胆战的,每天带着保镖,房子里到处是**,发生任何意外都以为别人要杀他。

    医学有个专有名词,叫被迫害妄想症。指的就是这种人。

    这个可能性程月还真是没想到,沉思了一会,肯定道:“确实有这种可能性,这种案件我还遇见过几起,有个最奇葩的走路上掉井里跑到警察局报案说有人提前偷走了井盖要害他,我当时就想把他塞井里。”

    “这个可能性还是先放一边,现在最关键的是破解死者留下的讯息。”葛生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

    这女警怎么说着说着就拐到揍人上了。

    “就一个字母,怎么破解,真是服了他,直接写个名字能死啊。”程月不满的吐槽到。

    抱歉,他还真死了。葛生心里默默为死了还被程月埋怨的胡深默哀一声,继续道:“心理学上讲,人在临死的时候思维是最活跃的,因为肾上腺激素的暴发,大脑充血,但如果要留下讯息的话,反而应该是最简单的,毕竟都快死了,谁有那闲工夫想什么密码让人破解。所以x所代表的应该是很直接的信息,比如人名。”

    “李珺,陈霖,葛生,张媛,单伟,没有人名字里带x啊?”程月细数道。

    “喂,别把我算进去啊,你以为混在名字中间我就听不到?”葛生不满道。

    “开玩笑,开玩笑而已,别介意啦。”程月赔笑道。

    “真受不了你。”葛生嘀咕一句,继续道:“死者遗留的信息一般有两种,其一,无非是外人的名字,杀人动机之类的,还有一种,是对内……”

    “你是说死者留下的信息指的是自己本身?有意义吗?”程月道

    “当然有。有些人自己都不知道被谁杀的,所以只能在自己身上大概的推测,或者还有一种可能性,也是最大的。”葛生伸手摸了摸鼻子。

    “你是指死者怕凶手发现擦掉记号所以掩饰了一下?”

    “对,这么模糊的记号,就算凶手看见了也不会冒着风险去抹去。话说,有死者的身份信息吗,我有预感,我们会在胡深的资料中又有发现。”

    “这个倒简单。根据李珺说的,他的丈夫在小说界很著名。”程月突然拿出手机。捣鼓几下,突然惊叫出来:“我知道那个x是什么意思了。”

    “怎么回事。”葛生急声问道。

    程月把手机拿到葛生面前。

    :

    胡深,知名青春小说作家。

    代表作《记号x》畅销全国。

    某某作家协会成员,某某大赛获奖者。

    后面是一堆乱七八糟的称号,估计是给百度钱了,给他占这么多字数。

    什么鬼,这劈腿男好像很知名?为毛我没听说过。

    “你连这都不知道,你还翘人家墙角?”葛生惊诧的神情被程月看在眼中,程月不禁嘲讽道。

    你有完没完了,葛生以杀人的眼光注视向程月。

    “别提这茬,我们还是朋友”葛生郁闷道。

    “x”的信息算是解开了。

    葛生是万万没想到。

    劈腿男临死前留下的记号竟然指的是自己的代表作。

    这算什么,自恋而死?

    “死亡讯息是解开了,但凶手怎么找?这条线索算是断掉了。”程月头疼道。

    “不一定,你忘了我的身份了?”葛生自信道。

    “你什么身份?”

    “你还真忘了?额,我好像没和你说,我也是一位知名作家好吧。”

    “……,原谅我想笑,你认真的?”

    葛生:“……”

    “好吧,可以把知名两字去掉,但我怎么也算文学界的人。”葛生无奈收回刚装的逼。

    “等我打个电话。”葛生掏出手机。

    电话接通了。

    “喂,责编吗,额,不是,我不是想拖稿。”

    “也不是想太监,你先听我说好吧。”

    ……

    和编辑扯了半天,葛生总算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

    挂了电话,葛生对着程月道:“了解了。”

    “责编和我讲了,这事当年在这个圈内还扬起了轩然大波。

    《记号x》这部小说最早是在一个私人微博上保持更新的。由于情节很精彩,还吸引了一波忠实的书迷。

    但是,这本书出版后,作者却换了一个人!”

    “这,书迷能忍?”程月诧异道。

    “书迷当然不干了啊

    就跑到出版社闹。

    最关键的是,微博的主人也不解释,不反驳,从那件事之后,就断掉了更新。”

    “胡深对外界的说法是:“微博是他小号。”

    他傻,书迷可不傻。

    你说你是微博账号的主人,你用这个账号发个声明解释一下不麻烦吧,你骗谁呢?

    这件事节奏在胡深身上是一波一波,但胡深就是装死,你问,我就不说,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于是,这件事就成为文学界的一桩悬案。”

    “那账号的主人是谁?”程月问道。

    “不知道。”葛生苦笑着吐出三个字:“账号并没有经过实名认证,而且除了发表文章,这个账号从不发布其他信息,账号的主人根本无从推测。”

    “搞什么,线索又断掉了?”程月烦闷道。

    “也没有,至少应该有一个人对这件事知情。”

    “你是说,你的女神?”

    “没错,他们是夫妻,而且很早时候就已经交往了,看时间,还在当年的事件之前,我不信这件事,学姐会不知情?”葛生没理程月对李珺“女神”的称呼,继续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