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为了曾经的美好
    “不用了,我就是那个微博账号的主人?。”李珺突然推门而入。

    葛生惊了,程月也惊了。

    他们没想到自己这番话会被门外的李珺听见。最惊的是,眼前这位温婉的女子霎那间绽放的大胆一面。

    晶莹的双眼灼灼的看向两人,两瓣娇嫩的樱唇紧紧的抿着。

    面对两人的怀疑,她没有选择想方设法去掩盖,也没有歇斯底里的去反驳。

    大大方方的去承认。

    至少,她还有属于自己的倔强。

    “是你杀了你自己的丈夫?”程月正色道。

    “我……没有。”李珺一字一顿的说道,每一个字都耗费她莫大的心力。

    “但是,我恨他。”李珺贝齿紧咬,手指狠狠的握进拳头。一个“恨”字,倾了她所有的愤怒。

    “就因为他盗用了你的著作?”程月道。

    “他不是盗用,他是抢。他抢走了本该属于我的一切。”李珺愤恨的大声道。“我曾经以为他是最完美的另一半,对我又照顾,又体贴,我常常在想,相濡以沫,一生相守,有他,真的够了。”

    李珺突然停下,看了葛生一眼。程月也狠狠的剜了葛生一眼。

    葛生老脸一红。

    他是追求过李珺,没想到那段时间正处于好像两人的热恋期,自己是没打听好,活该被发张好人卡。额……好诗卡。

    “可是当我告诉他我一直在写的小说时,这一切都变了,变得好快,快到我根本没时间去反应,他就把那本书的版权注册到手。他,生生抢走了我的心血。

    他求我,求我把这本小说写下去,求我助他成功,求我舍弃我的理想,去实现他的**。他说,我们是不分彼此的。

    可是凭什么,凭什么我就要把自己的才华借给他去绽放,凭什么自己只能我在家里去做什么作家太太。

    但当时我心软了,我天真的还认为他是我生命中的唯一,我还天真的认为他是最适合我的另一半。

    我们结了婚,买了房,过上了外人认为的幸福生活。

    但实际上,他的所有著作都是我的心血,而他,堂而皇之的欺骗着我,理所应当似的占有着所有的荣耀。

    这些我可以忍,但那个人渣,居然对,对我最亲密的朋友下手,我真的忍受不了,忍受不了,所以我……”

    “所以你就杀了他。”程月厉声道。

    “不,我没有,我只是跟他提出了离婚。”李珺抬起头,音色中带着凄凉。

    “所以,你想让我相信你?”程月道。

    “不是,我说出来的目的不是想得到什么同情,只是想,想把那个人渣的事情公布于众,让那些他自认为拥戴他的书迷知道,他们眼中的完美的作家,是个混蛋,是一匹披着羊皮的狼。我只有这一个目的,即使我被定为杀掉那个混蛋的凶手,这些,葛生,你,相信我吗?”李珺泣声道。最后一句,问向葛生。

    相信吗。

    葛生自己也不确定。

    在他眼中一直保持着完美的初恋女神,在这一刻破碎了。

    他从来都以为李珺一直拥有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感情。

    因为,学校中的李珺,是那么温柔,那么耀眼。谈起他的男友时,眼神中闪烁的光芒,是那样幸福。

    她,一直都在表演,一直都在暗处,默默舔着自己的伤口。

    这种苦痛,为什么会发生在她的身上。命运,果然是欺凌弱者的吗?

    “我相信。”葛生沉声道,眼神坚定的迎上李珺的目光。

    “谢谢。”李珺含泪绽放出一个笑颜。

    梨花带雨,如冬日中,射穿寒冷的暖阳。

    “走吧,凭你刚刚提供的信息,我们有权利把你带到警局进行进一步调查。”程月起身道。

    “嗯。”没有反抗,没有反驳,这是李珺自己的选择,葛生也不会去干涉。

    “学姐,怎么回事?”出了房门,李珺跟在程月后面就想走出别墅,众人看见了,立刻急切的问道。

    “没事,警方有一些调查,需要我配合。”李珺露出一一个笑容,道。

    一行人送到门口,,警车已经在等候。

    清秋渐寒的凉风徐徐的吹着,掀起几分凉意。

    一片落叶,被风摘起,缓缓的划过一个美丽的弧度,落在葛生的脚尖上。

    “等一下。”葛生突然道。

    一行人停下来,望着他。

    葛生看向李珺,轻声道:“天气凉,我给你拿一件外套吧。”

    说完,转身跑进别墅。

    李珺望着葛生的背影,眼神中闪过复杂的光芒。

    谢谢。

    …………

    葛生跑到楼上,之前看到过,李珺的外套就放在卧室的床边。

    但是自己真的只是为了拿外套吗。

    自己这算什么,输不起,破不了案,找不到凶手,挣扎着拖延一下时间?负隅顽抗?

    真是垃圾啊,自己。无能到这种地步。葛生心里自嘲一声。

    自己相信她,也被她所希望着,但现在却无可奈何。她的倔强,自己却保护不了。

    该死,该死,该死。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凶手,凶手怎么可能一点马脚也没露出来。

    怎么可能有,完美的案件!

    葛生烦闷的在房间里走动。

    一个气息若有若无的钻入他的鼻子。

    “这是什么味道?”

    虽然很微小,但确是真实存在的。要不是葛生引以为傲的嗅觉,这种味道还真的被忽略了。

    在哪里?葛生抬起头,自己的面前,是那间承载一切罪恶的浴室。

    葛生快步向前,蹲在地上,气味越来越浓,越来越浓,直到……

    葛生停了下来。

    他的面前,是那堆浴霸灰烬,气味最浓郁的地方。

    葛生伸手在那团灰烬上抹了一下,放在鼻子下面。

    浓烈的令人作呕的蒜臭味。

    “老子当年幸好面试没通过。”

    “学姐的丈夫出轨了,对象就是张媛。”

    突然两句话出现在葛生的脑海中。

    葛生嘴角微微扬起,轻轻的站起身。

    真相,大白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