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真相
    从别墅中出来,葛生拿着学姐的外套走到车边。

    拒绝了学姐伸过来的手,葛生走到李珺身后,轻轻的将外套披在她身上。

    李珺如玉的手轻轻拉紧大衣的领子,感受着从身体各处泛出的暖意。

    这种温暖,真的好久没体会到了。

    “谢谢。”樱唇轻启,李珺看向葛生的双眸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辉。

    “走吧。”看着葛生对李珺温柔的动作,程月内心没来由升起一阵烦躁。

    “不用。”葛生突然拦下了上车的两人,转身面对众人,开口道:“我,知道真正的凶手了!”

    我,知道真正的凶手了!短短一句,石破天惊!

    所有人都一脸惊讶的看向葛生。

    葛生环顾了一下众人,有惊讶,有怀疑,甚至还有紧张和恐惧。

    葛生又开口道:“没错,我知道谁是凶手了,而且,凶手,就在我们中间。”

    话一出口,葛生的眼睛立刻死死的盯着一个人的表情。

    双手紧握,眼神虚晃。

    紧张了吗?葛生的嘴角扬起一个微微的弧度。

    “你知道了,赶紧说啊。”程月急切道。

    “其实,我们都走进了一个误区,在调查案件时,我们都被带进了一个大前提里,所以,即便我们怎样细致,我们判定的范围也只会在两个人中间环绕。”葛生侃侃而谈。

    “你是说李珺和张媛。”程月心思如电,快速反应道。

    “没错,说实话,我被植入这个大前提的时间更早,在进入别墅的第一课起,不对,准确的说,在被通知到这个聚会的消息时,我就被拐入了一个特定的方向。”葛生继续道。

    某人的身体一颤。

    “然后,在某人的旁敲侧击下,我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了解到某些不为人知却被安排刻意公开的信息,最后,所有人的信息汇集,就影响了你的判断。”葛生看向程月。

    “真是厉害的手段!”程月惊讶的睁大双眼。

    她没想到,自己从进这栋别墅的那一刻起,自己的调查就被刻意的安排好。

    “没错,这是厉害的手段啊,很精彩的犯案,对吧,陈霖。”葛生突然道。

    对吧,陈霖。

    这句话如同炸雷般在所有人的脑海中轰响。

    怎么可能是他?

    “葛生,你开玩笑的吧,怎么可能是我?我怎么可能杀了学姐的丈夫,我也不认识他啊。”陈霖干笑道,不过紧握着衣角的右手却出卖了他内心的惊涛骇浪。

    “是你,利用学姐来这个聚会的信息引诱我过来,我想,是来的人太少,你的安排不安全吧。然后你的布局就开始了。客厅中,你利用短信发给众人信息,不紧是我,单伟也应该收到你的短信吧,甚至还有张媛?”

    “没错。”张媛开口肯定道,得到怀疑对象的她正一脸怨恨的看着陈霖:“我收到的短信是,李珺不会和胡深离婚。”

    “看吧,你刻意挑起张媛对学姐的仇恨,又告诉其他人这个秘密,就是为了警察的调查做准备,然后,你就全身而退,丝毫不会引起任何怀疑,完美的脱罪手法。”葛生突然称赞道。

    “你有什么证据吗,胡深明明是意外失火而死,你有什么证据说我杀了他。”陈霖早已没有了刚刚佯装的冷静,厉声道。

    “证据,本来我是没有的。”葛生嘴角扬起笑意:“但是,真该谢谢学姐的外套是放在楼上的。”

    李珺微笑着望着葛生。

    “不知道你是幸运呢,还是不幸呢,你安排我来这干扰了警方的判断,却让我发现了你留下的破绽,或许,这是你留下的唯一判断。”葛生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我的鼻子很灵,至少比普通人要灵敏的多,本来浴室是充满沐浴液的味道,我是闻不出来的,但是经过这么久,味道早已消散的差不多了,所以我才能闻到那个味道。”

    葛生注视着陈霖。后者的身躯止不住的颤抖,眼神躲闪的避开葛生的视线。

    “是磷吧?”葛生笑问道。

    陈霖抖动的身躯猛地一顿。

    “磷的燃点只有40摄氏度,浴室的温度或许不够,但是如果放到浴霸的顶端,只要打开几分钟,就会引发火灾。这些对普通人来说并不会致命,但是塑料燃烧的黑烟很容易的引发了胡深的哮喘,最后,胡深被活生生的憋死在浴室里。这些是你做的吧,陈霖!”

    最后一句话,葛生的声调骤然升高,对于陈霖来说,重若千钧。

    “你说了这么久,证据呢,证据拿出来啊,没证据你凭什么说是我干的。”陈霖的表情已经扭曲在一起

    “很简单。”葛生自信一笑,道:“有男人喷香水我是不奇怪的,但随身带着香水我想只有女人才会这么干吧,你和我在客厅打闹时跟我说你随身带着古龙水,这很让人怀疑啊。让我猜猜,你装磷的**子就是香水**吧,而且,你怕随便扔掉**子会被发现,心里抱着带在身上被警察发现时也不会被打开检查的侥幸,所以这个**子应该还在你身上。既然你说你没做,你敢把香水**拿出来让别人检查吗。”

    “我……”陈霖一下被呃在原地。

    拿出来,怎么可能拿出来,他当然知道香水**子里装的是什么。

    “没错,是我杀的人。”陈霖终于认了罪,惨笑着对着葛生道:“不愧是你,我今天找你来真是个错误。”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杀了他。”一个人嘶吼道,不是学姐,而是面带恨意的张媛。

    “你应该已经猜到了吧?”陈霖对着葛生笑道。

    “嗯。”葛生点了点头,“当年的研究生面试,对吧。”

    “没错,当年如果不是那个人渣,我怎么可能通过不了面试!”

    陈霖狰狞着脸:“那个人渣,因为我向出版社举报他作品抄袭的问题,为了报复,他竟然向学校举报我竞赛的实验数据作假,然后篡改了我的实验报告。学校直接取消了我的面试资格。”

    实验报告造假?葛生不禁动容。

    这种事情放在普通学生身上到没什么问题,但是对于面试考核官来说,一个人在竞赛上竟然敢对实验数据进行伪造,就表明这个人的实验素养有问题,甚至没有科学道德。

    这是科学界的大忌!

    在华夏,上到院士,下到学士,都有造假的事情出现,一经发现,学界封杀。

    “这件事情被记录在档案里,你知道,我爸妈都是大学教授,因为这件事,我爸气得心脏病突发,倒下去,就没在起来。我恨他,恨他毁了我的前途,恨他毁了我的家庭,我等了三年,终于有这个机会到他这里,亲手把这个人渣送下地狱!本来我也是想将酒倒在他身上的,没想到被张媛抢了先,你说,天也让他死,他怎么可能不死。”

    张媛一下哭泣出声,她没想到是他,害死了她爱的人,她更没想到,她爱的人,是这样一个混蛋。

    “天让谁死我管不着,但你这样的报复对你,对你的家庭没有任何好处,你输了,输了一辈子。值吗?”葛生道。

    “值与不值有谁知道呢?这个世界哪有这么清楚的问题。”陈霖苦笑道。

    “走吧。”程月走到陈霖面前,将手铐拷在了他的手上。

    “照顾好学姐,她和我一样,是个傻子。”上车前,陈霖对着葛生说了一句。

    “好。”葛生眼神波动了一下,他知道陈霖的话里是什么意思。

    …………

    …………

    夕阳西下,宾客散尽。

    三人并立而站。看着枯落的木叶随风飘舞。

    余晖拖长了三人的影子。

    “学姐,你也是个傻瓜啊。”

    佳人身躯一颤,不语。

    “长时间分居,甚至准备离婚,你还保留着他的衣服。还有你大衣口袋里的一段铜丝,是用来制造短路的吧。”

    李珺一惊,下意识的摸向口袋。

    “不用找了,我拿走,做个纪念。”葛生扬了扬手,拉着慕心的手,向外走去。

    李珺望着消失在余晖中的背影,眼神复杂。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