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全国水货应召而来
    海面上。

    柔和的海风推着波涛。

    鳞鳞的海面映射这夕阳的光辉。

    一艘航船像是夕阳中的孤客,寂寞的行驶在茫茫无际的海面上。

    “我到底是多闲才会跑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啊。”

    航船上,按常理来说,乘客应该靠着栏杆,品着红酒,欣赏着落日的海景。但葛生显然不属于这个画风,靠在栏杆上发出阵阵哀嚎。

    “你不闲吗,除了每天水点稿子,你这条咸鱼还有什么要紧事?”坐在一旁椅子上的王子纯将被海风吹乱的秀发缕到一边,听到葛生的抱怨,吐槽一句。

    “谁说我没有事情干,我不是咸鱼。”葛生像是被戳到什么痛处,跳起来反驳道:“我还有游戏没打,新番没看,你知道我每天多么充实吗?”

    “你都咸的发馊了。”王子纯一语中的。

    葛生“……”(咸鱼怎么了,咸鱼吃你家大米了)

    “话说,这次邀请方真是大手笔啊,没人一百万的酬劳,还是提前付清,也不知道是哪个败家子搞出来的。”葛生抬起头看着漫无边际的海面。

    “如果我不跑到你家,你是不是直接贪掉钱不来了。”王子纯调笑的抛出一句。

    王子纯是葛生的同行,两人曾经在一本杂志上写稿,甚至有一段时间,两人还竞争过,不过人家在微博上暴了个照,黑长直的女神,文学系美女,葛生立刻完败。(葛生:“我也很无奈啊,我能暴什么,女转吗?”)虽然是竞争关系,一来二去,两人也算熟了起来,成了普通的朋友。这次聚会,就是王子纯收到邀请函,马上跑来问葛生有没有收到。

    “哪有哪有,我是这种人吗?”葛生连连摆手。

    当时,他收到邀请函还真的是莫名其妙,邀请函上写邀请了全国有名的侦探来聚会。但是,众所周知,中国是没有所谓上的侦探的。谈起侦探,都是那种查询帮两夫妻寻找绿色的和平主义者。所以,举办方邀请了谁?

    全国水货来聚会?

    拿到邀请函的葛生瞬间想把信封给扔了。第一,麻烦,聚会什么的,还是一堆陌生人,这对咸鱼来说,还不如打打游戏补补番了。第二,跑到一个无人小岛上来聚会,举办着是脑子进水了吗?

    咦,这信封里还有一百万支票,嘿嘿,扔了扔了,扔到抽屉里,就当没看见。

    然后,王子纯跑到了他的家,开门就问:“你收到邀请函了吗。”

    葛生下意识的心虚,看了垃圾桶一眼,就被逮到了。

    “你把邀请函放到垃圾桶干什么?”

    “那个,我说不小心掉了,你信吗?”

    “你觉得我比你还傻吗?”

    …………

    …………

    “举办方可没让你带个家属来。”王子纯看了一下坐在她身边漠然看海的慕心,笑道。

    “这我可不管,我又不能把这孩子留在家里,再说了,举办着这么豪,加个人,加双筷子他还能小气不成。”葛生道。不是他不放心慕心在家能不能生活,而是小萝莉她那特殊的能力,要是自己独自一人碰上案件,葛生还真是不放心。

    葛生离开栏杆,走到慕心的身旁坐下,看着慕心目不转睛看着海面的样子,轻声道:“没见过海吗?”

    慕心点点头又摇摇头,小声的对着葛生道:“看见过,都是在海边。”

    “为什么摇头?”

    “这里的海很清澈,我看到的,都会被血染红。”慕心淡然的说出事实。

    葛生漠然,伸手轻轻的摸了摸慕心的头,仿佛感觉到舒服,慕心的小脑袋向葛生的掌心蹭了蹭。

    “快到岸了!”

    一声中气十足的喝声传来。

    是船长的提醒声。

    三人转身望向船头的方向,原本波光无际的海面上赫然多了一个黑色的小点。

    随着船的行驶,小点越来越大,越来越大,葛生已经能隐约看见小岛的轮廓。

    从远来看,小岛名副其实,葛生根据地平线估算了一下小岛的直径,最多十公里,上面密密麻麻全是植被,在夕阳的照耀下,也是一片漆黑,看起来极其阴森。

    十分钟后,船行驶到小岛的跟前。

    岛边上有一个老式的木质马头,看起来有些年头了,磨损的很厉害。

    码头上,一个体态微胖的老人早已在等候。

    三人下了船,老人迎上来,恭敬道:“各位先生,小姐,您好,欢迎来到小岛。”

    “这位老先生,怎么称呼?”王子纯倒是自来熟,笑问道。

    老人也微笑道:“我是小岛别墅的管家,姓丁,叫我丁伯就好。”

    “丁伯,你说这座岛叫小岛?”葛生也问道。

    “对啊,这是我们大小姐命的名,起初老爷还不同意,为这事,大小姐软磨硬泡了好久呢。”丁伯回答道,脸上带着宠溺的笑意。

    小岛名小岛,这家大小姐挺有趣的嘛,葛生突然对这座岛的主人好奇了起来。

    “先生,小姐,请上车吧,天快黑了,早点上山回别墅,夜里山路不好走。”丁伯伸出手,手掌指向码头尽头一辆黑色的轿车,邀请道。

    一行人上了车,除了丁伯坐在驾驶座,三人全跑到后座。

    车子发动,沿着一条小路,钻入黑色的山林。

    一路上,王子纯饶有兴趣的望着车外密杂的树木,兴奋道:“这别墅真在山中诶,好羡慕啊,古代隐士结庐而居的生活。”

    “有什么好羡慕的,你以为住山中有什么好处,小说看多了吧?”葛生不屑道。

    “怎么不好,鸟语花香,空气清新,比城市不知道要好多少倍。”王子纯不满的反驳道。

    “总有人羡慕山中的生活,但真正到山中才发现,芜杂,闭塞,泥泞,令人望而却步,你别瞪我,这不是我说的,这是名家之言。我就是怕这山中有什么虫群猛兽之类的,万一跑出来一只,吓死你。”

    “不会吧。”王子纯害怕的一缩,看向山林的目光中带了几分畏惧,生怕有什么东西从黑暗中蹦出来。

    “哈哈,不会的,不会的,先生,小姐,不用担心。”丁伯前座全程听着两人的谈论,听到此处,忍不住笑道:“这岛上没什么猛兽的,不然谁敢住啊。”

    “你骗我。”王子纯瞬间意识到葛生在故意吓他。就是啊,既然有富人在这里居住,怎么可能连岛上的安全都不考虑。

    “你不是自诩比我聪明吗,怎么连这点都想不到。哈哈”葛生明显在报复王子纯之前说他傻。

    “你……你就是比我傻。”王子纯指着葛生愤愤道。

    “好好,我们都傻,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嗯~不对,你才傻呢,我哪里傻了。”

    “哈哈,你真的是……”

    丁伯听着后座传来的吵闹声,嘴上挂着莫名的笑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