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求生和驻守
    温暖的阳光洒入房间。

    少女蜷缩着甜甜的睡着。

    晨光给她黑色的头发镀上金色的光辉。

    宛若天使!

    慕心迷糊的睁开双眼。

    身上好舒服,好久,好久,没睡得这么安稳了。

    伸出手揉了揉眼睛,慕心从被窝中起身,洁白的房间,洁白的家具。

    这一切好陌生!除了被窝中熟悉的温度。

    温度?

    慕心突然慌乱起来。

    温暖在消逝,不断的消逝!

    他,不在了!

    在哪,在哪?

    慕心环顾四周,一片洁白。

    自己,又被抛弃了?

    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好多次了的。自己,自己应该已经习惯了的,为什么,为什么这一次的感觉好不一样。

    就像,自己和这个世界没了契合!

    ……

    葛生打开门。

    看到。

    慕心双眼无神的坐在地上。

    虽然,慕心一直保持着冷漠的双眼。

    但这次,不一样……

    这次,他看到了会心痛。

    葛生本能的奔过去。

    将餐盘放到床上。把少女柔软的娇躯拥在怀中。

    她在颤抖,葛生清晰的感受到。

    双臂拥的更紧,仿佛要把慕心的身躯融进他的身体。

    “不会抛弃你的。”葛生埋在慕心的发间,嗅着少女身上好闻的馨香,温柔道。

    慕心没有回答,只是努力往葛生的怀中挤了挤。

    贪婪的,感受着,那片温暖!

    …………

    …………

    当葛生拉着慕心的出现在餐厅的时候,众人都是一脸奇怪。

    昨天,他们也见过慕心粘人的模样。

    虽然,慕心总保持着一脸冷漠,但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慕心真的很依赖葛生。

    无论葛生去哪慕心都跟在后面,眼神中注视的,永远只有一人。

    但现在两人手牵着手算什么事?

    牵手到也没什么大不了。

    但明眼人都能感受到,两人的氛围变了。

    温暖,契合。

    仿佛,两人站在一起,才是完整的。

    这两人怎么回事?难不成昨晚?

    葛生也是一脸莫名奇妙。

    问什么他拉着慕心一走进来,所有人的眼神都汇在他俩身上。

    疑惑,奇怪,最后怎么变成了鄙视?谁来解释一下?

    当他两人走动的时候,所有人的眼神都死死的盯着慕心走动的步伐。

    平稳,正常。

    怎么回事,难道怀疑错了?众人一脸懵逼。

    “我说。”就在众人还在怀疑的时候,葛生突然开口了:“你们都看着我干嘛,我身上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看你有没有犯罪!

    当然,这样的话是不可能说出来的。

    欧昀首先干咳了一声,开口道:“就是今天的早餐太好吃了,我们都很奇怪你为什么做饭这么好。”

    嗯嗯,众人心里大喊一声“nice——”,表面连连点头。

    这话题转的也太low了吧!

    今天的早餐?

    煎蛋,培根。

    这两样就算大厨来做能好吃到哪去?

    你们,难不成是从非洲大草原来的?

    欧昀脸红了一下,也知道自己这个话题贼没有技术含量。干咳了一声,对着旁边的苏妍语使了个眼色。

    苏妍语会意,开口道:“既然大家都休息好,吃了早饭,那我们是不是该执行昨天的计划了。”

    这话题转的好,至少葛生也想知道,还有多少人除了求生之外,还抱有别的想法。

    早上已经听到了,苏妍语和欧昀上岛是为了寻找什么东西。现在的局势很明朗,不支持逃生的肯定心怀鬼胎。

    “我倒是不支持所有人都去海边点什么篝火,毕竟城堡里还有个丁伯藏在暗处,如果我们全员出动的话,如果他搞鬼,我们就会很被动。”王子纯突然道。

    很好,人员加一。葛生心里默念道。

    人家要搞鬼早就在所有人来之前就好了,还用现在冒着风险搞?

    下一句话。

    “要不我和葛生去吧。你们镇守城堡就好。”王子纯的下一话让葛生的思绪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甩尾漂移。

    葛生“……”

    ±1±1±1±1

    什么鬼,这货不会就是单纯的傻吧。

    “同意。”众人复议全过。

    “正好,我还想找一下那个程远接触到的禁忌在哪呢,难得来这种城堡,当然是要探索一下给我的书加一下素材。”贾洪川兴奋道。然后双手猛地拍到葛生的肩上,道:“兄弟,拯救我们大伙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我相信你。”

    葛生:p

    然后,葛生就一辆懵逼的和王子纯在众人的目送下离开城堡。

    当然,小萝莉寸步不离的跟在葛生身后。

    什么鬼,你们同意的时候不用参考一下当事人的意见吗。

    最蛋疼的是,葛生还不能推脱,不然,太明显了,提出求救手段的是你,你还不想去,欧昀和苏妍语肯定认为他来这也是拥有和他们一样的目的。

    …………

    …………

    清晨这里的景色还是很漂亮的。

    不同于傍晚的灰暗深邃。

    初生的骄阳下,这里的密林诞生出一种别样的美感。

    至少,树很绿,草很青,空气很好。

    在城市中,无论是什么植物都感觉暗暗的,空气更别提了。

    该庆幸,现在我们还是在吸霾,再过几百年,估计都吸沙了。

    王子纯好像很少来这种纯天然的环境,东跳跳,西看看,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浑然忘了就在昨天晚上还被这片密林吓得看都不敢看。

    下山的路不长,倒不如说,这座山很矮,没到半小时,两人就下到山脚,寻到昨天的路,找到了码头。

    到了地方,王子纯很欢快的钻进密林,抱着一堆木头又跑了出来。

    小姑娘很勤快嘛,葛生倒是很乐意有这样一个能干的队友。

    然后,在葛生惊诧的眼神下,王子纯拿了个小木棍,放在两只手的手心之间,对着一块大的木头钻了起来。

    钻啊,钻啊,钻啊,钻个鬼啊。

    葛生上前一把夺下王子纯手中的木棍。

    “你干嘛啊。”王子纯站起身来,眼神中带着天真,疑惑。

    嗯~天真……

    “我说你在干嘛啊?”葛生扬了扬手中的木棍,又指了指地上的木头。

    “钻木取火啊,不然呢。”王子纯一脸的莫名奇妙。

    “钻个屁啊,你这样钻,下辈子才能钻出火来。”

    “啊?可是我看那些求生节目就是这样钻的啊。”

    “那种傻逼节目你也信。”

    “那种节目哪里傻了,你不相信他们的求生手段吗?”

    “不,我是不相信他们能忍受着自己吃着虫子的时候,旁边摄影师吃着巧克力,啃着肉。你怎么知道他们不是钻了一下就关了**然后拿出打火机点着呢。”

    “那怎么办嘛。”自己的办法不能用,王子纯烦闷的踢了一下脚下的木棍。

    “我来吧。”葛生撸起袖子,俯身。

    “你会钻木取火?”

    “不,我有打火机。”

    王子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