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丁伯的现身
    葛生倒是没有直接把抱过来的木头全点了。

    找了个小的斜坡,把一些细小的木头聚在一堆,又寻了一块快腐朽的木头,把中心快烂掉的木屑抠出来一点。

    这种方法在各个求生视频里到处都是,这种木屑是求生者最理想的火绒。

    葛生掏出打火机,把火绒点着,放在小树枝底下,同时身体转向背对着风向,防止火苗被海风给吹灭了。

    树枝很细,又干透了,所以很容易的被葛生点燃了起来。不一会,那一簇树枝就全着了起来。

    葛生把火堆放在一边不管,又去把一些大的木块抱了过来,慕心也帮着抱着一些木头,两人很整齐的把木头摆在火堆的上方,也就是斜坡靠上的地方。

    一旁王子纯全程好奇的看着这一切,看到葛生用木头在斜坡上摆成一拍后,眼神中闪烁着疑惑,但却没有开口。但当葛生找了一大堆青色的叶子盖在火堆上面之后,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为什么要把叶子盖在上面啊,这样火堆不就熄了吗?”

    这货真的是写侦探小说的吗。这么简单的手法都看不懂?

    葛生抬头,看见王子纯眼神中满是好奇,无奈的道:“你看看现在火堆上是什么?”

    火堆上是什么?

    王子纯看向火堆,火堆的火已经小了起来,除此之外,一柱白色的烟从火堆上升起。

    烟!

    原来如此,王子纯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反应还真是够慢的,将王子纯的表情变化看在眼里,葛生叹了口气,解释道:“把青的叶子铺在上面是为了产烟,海边的空气流速快,不用担心火堆会熄灭,还有,把木头摆在斜坡上,这样火堆的燃烧时间会变长,火势向上,会把上方的木头渐渐点燃,这样,我们就不用守在这里添木头。”

    “听懂了吗?”末了,葛生还问了一句。

    “嗯嗯。”王子纯兴奋的点点头,一副明白的表情。

    “话说,你真的自己想不到吗?”

    突然。

    葛生表情一凝,正色道。

    “什么想不到,这些我肯定早已经知道了啊,我只是,只是,对了,只是为了考考你,我这么聪明怎么会不知道这些东西。”王子纯表情一脸慌乱,但这种慌乱却不是葛生所希望的。

    这货,慌乱竟然只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欠费的智商……

    诶,葛生叹了口气,他也是闲的蛋疼,没事试探一个笨蛋干嘛。

    但这声叹气听在王子纯耳朵里却是另外一种意思。

    “你叹气干嘛?你怀疑我的智商吗?”王子纯直接炸毛了。

    “不怀疑,不怀疑。”葛生连连摆手。

    想让我怀疑智商,你也得有啊。

    …………

    …………

    如法炮制的又做了几个烟柱,葛生起身对着一旁满脸不耐烦的王子纯道:“走吧,我们回去。”

    “累死了,终于可以回去休息了。”王子纯很欢块的伸了个懒腰,奔了过来。

    葛生很想反驳。

    累,你累个屁。

    除了开始抱了几根木头,其他的时间你一直蹲在旁边好吗。

    你看看人家慕心,还一直在找木头抱过来,你干了什么?

    不管怎么说,今天的工作已经完成了,以后每天来这里点一次篝火就行了。

    葛生拉着慕心,前面跑着撒欢的王子纯一起向城堡走去。

    沿着山路,走到城堡的大门处。

    然后,葛生就看到了熟悉的花海,花还是开的很绚烂,红色的花瓣在微风中摇曳着,就像那一个屁股也在摇曳着。

    咦,中间好像混进了什么东西。

    花海中,一个屁股?

    “你干啥呢。”走进了才发现,那屁股的主人是贾洪川。很不客气的一巴掌拍在屁股上,葛生问道。

    “啊,谁拍老子屁股。”

    贾洪川像是被暴了菊一样跳了起来。

    转身,看到葛生一脸笑意看着他,哀怨道:“你干嘛拍我屁股啊,你不知道男人的屁股很敏感的吗?”

    你能想象到一个肌肉男无限凄婉的跟你说:“你干嘛怕人家屁股啊,人家屁股很敏感的。”

    想象不到是吧,葛生亲眼见到了。

    葛生:“……”

    突然想用钢丝球洗手怎么办。

    “你干嘛呢?”甩甩头将脑海中乱七八糟恶心的东西清掉,葛生对着贾洪川问道。

    “哦,对,我跟你说,刚刚发生了一件重大的事情。”一说到正事,贾洪川认真起来。

    “丁伯出现了。”

    丁伯出现了。那个家伙终于坐不住了吗。

    葛生嘴角勾起一个笑意,追问到:“在哪?”

    “在这。”贾洪川拿手一指。

    葛生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一片花海。

    你逗我呢?

    葛生一副看傻子的眼神看向贾洪川。

    “你别不信啊,我亲眼看到他跑到这里了。”贾洪川急忙解释道。

    “到底怎么回事?”葛生皱了皱眉,问道。

    “就是我本来在城堡里调查,碰巧往下一看,就看到……”

    “看到什么?”

    “看到那个丁伯站在花丛里,我就赶紧下楼来抓他。”

    “你确定?”葛生狐疑道。

    由不得葛生不怀疑,关键这种现身方式实在是太离奇了。

    你说要是丁伯藏在某个房间或者地下室什么的也行。

    站在花丛中?干嘛?赏花啊!

    “我能证明。”花海中突然一阵晃动,一个人影从里面钻了出来。

    是欧昀!

    “我当时在二楼,听到贾洪川下楼的动静,也往下一看,确实有个人站在花丛中,然后,那个人突然倒下,就没了。”欧昀的头发上还粘着一片碎叶,对着众人说道。

    “没了,怎么会,这花丛也就半米高,这么会突然没了。”葛生道。

    “我也不知道。”欧昀苦笑一声:“我去那个地方找过了,确实有人活动的痕迹,但只有一小部分,再找,就没有痕迹了。”

    “他是不是趁你不注意,跑了。”

    “不可能,苏妍语一直在二楼盯着这里,我第一时间找的她让她盯着这里,这么短的时间丁伯不可能从花丛中出来。”欧昀道。顺手指了指城堡的方向。

    葛生微微抬了抬头,果然,二楼一个窗口上,苏妍语正看着这里。

    看到葛生看向她,苏妍语还招招手打了个招呼。

    “所以,你找到丁伯了吗。”葛生问。

    “没有。”欧昀再次苦笑了一下,“我怀疑这花丛中有地下暗道,所以一直在找。”

    这倒是一个可能性挺大的假设,葛生点点头。

    不过,这样被发现的几率还是大了点。

    一个狡猾的隐藏者,怎么能错过这样的机会。

    找个最危险的地方,看着一群侦探被自己耍的团团转……

    这种乐趣………

    葛生缓缓抬头,看向一个方向。

    突然,目光一凝。

    果然!

    找到你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