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蛇噬
    将手放到墙壁凹陷进去的地方。

    狠狠一用力,一整块墙壁向后移动。

    密室,打开了。

    里面,是一片黑暗!

    进去!

    没有迟疑,葛生的身躯没入黑暗中。

    密室内。

    葛生打开自己的手机。由于没有信号,葛生的手机一直保持着关机状态,现在倒也能当手电筒用。

    手机的微光照射下。

    黑暗中的环境若隐若现。

    密室内,是一道直往下的楼梯,看楼梯的坡度和走向,似乎和外面的楼梯是一样的。

    难不成……葛生突然想到什么。

    真是巧妙的设计!

    这不是刻意打造的密室,而是在楼梯中间建了一道墙,一半在明一半在暗,这种隐藏的手法,从外界看,毫无违和,只是增加了一些楼梯旁房间的宽度。

    外界即使知道有密室,也只会在房间里寻找,不可能找到隐藏在楼梯上的入口。

    如果不是葛生判断丁伯是在楼梯中劫走王子纯,葛生根本不可能找到这个密室。

    究竟是谁,建造了如此机巧匠心的城堡?聚会的举办着?

    怀着疑问,葛生沿着楼梯的方向往下。

    鞋子摩擦地面的声音在这处寂静到极致的地方显的分外刺耳。

    手机微弱的光芒一点一点的湮没在黑暗中。

    谁也没察觉到,一处阴暗的角落。

    笑容一闪而逝。

    …………

    …………

    好疼,身体的各处都好痛。

    王子纯缓缓的睁开双眼。意识渐渐的回归身体。

    自己,这是在哪里?

    双眼睁开,入目的是一个巨大的泳池底部。清澈的池水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烁着波纹。

    而自己,是在泳池中央?

    准确的说,自己是被吊在泳池中央?

    身上各处传来巨大的撕扯感,王子纯费劲的侧头一看。

    身体的各处,被一道道锁链狠狠地锁着,而链子的另一头,就钉在泳池的边缘。

    这是一道巨大的网。

    王子纯看向泳池中的倒影。黑色的锁链,四面八方,锁着自己的身体,就像是,一道诡异的蛛网!

    而蛛网中间的黑点,本应该是猎物被蛛丝束缚的地方。

    现在,绑着的,却是自己!

    自己,这是要死了吗?

    就像是,蛛网上的猎物一样。

    “呵呵,醒了吗?”温和而又熟悉的声音响起。

    听在王子纯的耳中,却是一片凉意。

    这是,丁伯的声音!

    王子纯奋力的抬头往声音的方向望去。

    果然,丁伯。

    站在泳池的一端,用着往常的和蔼的眼神望着自己。

    只是这眼神触碰到王子纯的身体,带来的,是无限的恐惧。

    少女惊恐的扭动着身体。

    “救,救命啊。”沙哑的声音从王子纯的口中喊出,在这片空矿的空间中回荡。

    “害怕吗?”

    怪异的声调。

    王子纯再次看向丁伯。

    丁伯在笑,苍老的皱纹挤在一起,形成了,扭曲的笑脸。

    王子纯敢发誓,她这辈子都没见过如此怪异的笑脸,也从没见过,有人在笑得同时,能将嘴角咧得如此宽。

    就像是,一只在笑的恶心蟾蜍。

    “害怕吧,害怕吧,你越是怕,味道越好,我的宝贝们,最喜欢吃那些在恐惧中死掉的人。”丁伯张狂的笑着:“一口,一口,撕咬,吞噬。真是愉快呢,这种感觉。”

    王子纯惊讶的发现,丁伯在说话的同时,竟然把自己的手指放在口中。

    一口,一口,他在咬自己的手指!

    手指被咬的血肉模糊,一缕碎肉还挂在丁伯的嘴唇上。

    鲜血从丁伯的嘴角话下,丁伯拿手很珍惜的擦着,末了,一脸享受的舔食者手上的血迹。

    这是个疯子。王子纯惊恐地想。

    “救命,救命”王子纯竭力的喊着。

    她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来救她,她只知道,求救,是最能减轻恐惧的方法。

    救命!

    恍惚间,一个身影在王子纯的脑海中闪过。

    那道身影是……

    葛生!

    “别求救了,你那个小男朋友是不回来的。”丁伯终于结束了自己的咬噬动作,任由手指上血液滴落在地板上,看着疯狂求救的王子纯,脸上更加扭曲。

    “你群傻子,到现在还没识破我的手法呢。”

    “哦,你怎么知道。”

    出人意料!

    熟悉的声音想起。王子纯兴奋的看向那道身影。

    是葛生,他真的来了。

    葛生一脸笑意的出现在泳池边,饶有兴趣的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开口道:“这地方不错啊,还修了一个泳池,挺会享受的。”

    丁伯苍老的脸上全是难以置信:“怎么会,你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在……”

    “在地下,是吗?”葛生看向丁伯嘴角勾起嘲讽的笑意。

    “你很聪明,这种利用人累思维惯性的伎俩你真是运用的炉火纯青,但是,我他妈又不是个傻子。”葛生突然吼道。

    “同样的手法你用了两次就算了,你还用第三次你瞧不起谁呢,你以为楼梯往下我就傻乎乎的往下啊,你应该没想到我会找到……”

    “”密室中的密室吧。”

    一言既出,丁伯是一脸惊愕。

    没错,他是用了相同的手法,密室的门打开,显示的只是去往地下的楼梯,而向上的楼梯……是隐藏的。

    他没想到,用了两次相同的手法后,葛生已经不在相信自己骗人的直觉,而是,反向推倒自己的手法。

    “原来如此。我倒是小瞧了你。”丁伯嘴角勾起一个笑意。

    “那又如何呢,你来了,还是要死!”

    突然,丁伯动了,一只手以迅捷的速度从怀中掏出……一把手枪!

    “小心。”王子纯惊恐地大吼道。

    “死吧!”丁伯扬起手枪,狰狞的笑道。

    枪声没有立刻扣响。

    丁伯的枪口,突然抖动一下。

    机会!

    葛生动了。

    枪声响了。

    王子纯惊恐地闭上眼睛。

    半响后,却听到一个金属撞地的声音。

    怎么回事,打空了?

    丁伯一脸愕然的望着眼前的葛生,打空了,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躲开。

    “你个变态,给我去死。”葛生毫不客气,一拳将丁伯撂倒在地上。

    叫你骗我,叫你啃手指头装逼,叫你恶心我。

    一拳一拳,把丁伯直接打懵了。

    将丁伯揍了一顿,葛生也算是解了气。

    想起刚刚的一幕,还心有余悸。要不是这老头自己童心大发作死啃什么手指头,那一枪自己不可能躲得过。

    看着丁伯捂着头在地上呻吟的模样,还有仍旧血肉模糊的手指,葛生不由暗叹一声,不作死就不会死。

    “没用的,你以为能救得了她吗,我的宝贝,出来吧,她会被……啊”

    葛生一脸不爽的收回拳头,这货,都倒了还嘲讽。

    突然,泳池中的水涌动了起来。

    这是?

    葛生看向泳池,目光一凝。

    这个泳池,正在注水!一个注水口,突然涌出了湍急的清水。

    以及,那一团……

    葛生和王子纯俱都惊恐地看着那一团涌出的异物。

    …………

    …………

    ps:写到这,惊奇的发现可以直接把本卷完结的。

    但一想,还是写长点吧,毕竟人都没死几个,不符合我的风格(w)嘿。

    再说一下作者君的书友群:708188971

    加的人挺少,但群里的人聊的还是很开心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